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4-17

广东民主人士叶晓峥因为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到访惠州考察被维稳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4月14日,香港立法会东江水考察团到访广东惠州,因为有知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绰号:长毛)参与,曾因声援香港占中被判刑一年半又和梁国雄熟识的惠州民主人士叶晓峥(网名:湖面一舟)被当地警方维稳,以下是叶晓峥记述被警察维稳的经过。


叶晓峥:2017年4月13日,我辖区派出所邓所长突然给我打电话,约晚上来我家喝茶。我当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晚上邓所长如期而至,我们随便聊了一些话题。邓所长离开时说明天李所要请我吃饭,我猜测得派出所是受到上面的指令做事的。14日早上李所和其他两位警察开车来我家楼下接我,把我接到饭店,好菜好酒的伺候着,他们轮流给我敬酒,我心里明白他们想把我灌醉,我直到醉的躺在椅子上,并且吐了。躺了半个小时后我基本可以走路了,接着我们就去洗脚。洗了两个小时脚我觉得肚子肥想去走,我们一行就去了红花湖爬山,爬累了又去吃晚饭。我问派出所警察维稳我是因为什么事情?他们都说不知道,我也问了是跟肖育辉或者是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长毛)先生有没有关系,警察也说不知道。晚上7点半派出所警察把我送回家,我酒意未清准备洗澡,就有人敲门,我开门见到惠城区公安分局治安四队的四名警察站在我家门口,说请我出去有点事情问我,我心里知道今天的维稳行动还要继续。他们把我带到惠州市公安局办案中心,并且拿出三份材料给我看,两份是香港媒体采访我的报道,一份是网络上有人发起罢免周强大法官倡议书,有我签名在里面。我只记得有一篇明周专访我看过(【無悔維權】大陸首名聲援傘運人士︰葉曉崢这个我赶紧承认,另外的两篇材料我记不得了,所有我不承认。在两个协警给我做笔录的时候,关于这三篇材料的问题只是一笔带过,大部分问题都和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有关,问我什么时候认识长毛的,在哪里认识的?见过几次面?长毛有没有提供过资金给我等?在香港我还认识谁?我除了承认和长毛见过一次面,我们是朋友,其他的一概否认。协警做完笔录给我签了传唤证,送我离开的时候居然没有给传唤证我。在笔录也没有写上做笔录人员的名字,我要求协警写名字他们拒绝。可见惠城区公安局办案是不按照法律法规来进行的,乱来胡来的。警察发现我出门没有带手机,他们开车又去把我太太接过来,我太太给我带了一件衣服和手机,警察打开我手机发现没有电话卡,也没有微信等交流软件,警察还指责我玩野,我说手机我没有动过,是你们把我手机搞成这样吧!面对一台空白的手机,警察无奈很快就归还了我的手机。我在办案中心和6个警察度过一个寒冷的夜晚,警察加班累的大部分都睡了,我在用他们的电脑看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一直看到早上八点多,直到姓张的协警开车送我回家。这次维稳我的原因是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组图到惠州来视察东江水,惠州政府害怕我和长毛在惠州见面,害怕构陷我入狱一年半的事情被媒体采访,更害怕我和长毛在媒体面前公开谈论香港占中,争取民主的话题。

2017年4月17日
叶晓峥,1971年11月10日出生,网名“湖面一舟”,广东省籍人,曾任职广东省惠州市某高校行政人员,网路编辑,维权公民,大陆首名香港占领运动支持者,街头运动践行者,中国曾押政治犯。

近几年,因积极活跃于网路,关心时政、发表时评,并踊跃参与南方街头运动和各种维权事件,随成为当地知名维权公民,并屡遭当局打压;2012年9月8日,曾因转帖维权事件而被警方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抓走,后被无罪释放;2013年5月16日,曾因参与维权事件而被警方以“制作、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为罪由处以行政拘留10日; 2014年6月,曾因声援南方街头运动宣导者王爱忠,而遭至当局不满;2014年9月14日,曾因针对惠州市博罗县发生的反污染群体抗议集会事件,转帖讥讽当地公安局某副局长在游行现场指挥处置工作中的不当言行,而遭到官方的忌恨;2014年10月,曾因穿着印有“当人民恐惧政府即为暴政“的T恤拍照并转于网上,率先在大陆支持声援香港占中、要求“真普选”行动,随进一步引起当局的强烈不满和变相打压。

2014年12月12日,被广东省惠州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2015年1月17日,被惠州市警方以同罪名正式逮捕;2015年6月18日,其案件被起诉至惠州市惠城区法院,指控其在网上制造“虚假资讯”,“煽动2014年9月20日博罗县反建垃圾场游行”,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2015年7月23日,其案在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法院开始审理;2015年12月29日,终被该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2016年6月11日,刑满释放。

此前被羁押于广东省惠州市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