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5-02

屠夫吴淦案 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以接上级单位通知暂不安排会见为由 拒绝律师会见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5月2日,被当局以涉嫌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葛永喜,被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以接上级单位通知暂不安排会见为由 拒绝律师会见吴淦。

下附葛永喜律师的【吴淦案会见小记】
      我背着包拉着行李箱抱愧蒙羞地离开了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未能会见到屠夫吴淦!
照例经过三关(武警岗、守卫岗、会见窗)和耐心考验式等待,会见窗口的警察(警号110249)告知:接上级单位通知,暂不安排你会见吴淦。你可以留下电话,待可以会见时及时通知你。
我问:哪个上级单位?以便我可以与该单位直接交涉!
他不回答!
我问什么理由拒不安排会见?以便我们判断是否合法!
他不回答!
我义正辞严说:看守所无合法理由拒不安排会见,是严重践踏法律的行为。我一会羞羞耻耻地离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我想这不仅是律师的耻辱,还是你们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耻辱,也是天津市公安局的耻辱,更是我们所谓法治中国的耻辱!
他默不作声!
我继续说,并要求见所长,他转身离开岗位,留下窗口、我,还有我正说着的法律。他的背影清晰揭示了在中共治下的法律与权力的关系:在权力面前,法律什么也不是!
还能怎样呢?我只得满脸通红地离开看守所,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阅卷。并顺道到隔壁的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控告。我得装模作样地控告看守所违法,并要求检察院查明神秘的上级单位!但阅完卷,到达控告处时是下午四点半,公仆们已下班离去,连背影都没见着。
离开天津时,雾霾笼罩的夕阳渐渐西下,天空憋出沉闷的灰暗的红。我对不起吴淦的重托,内心愧疚而满面羞涩。天呢?或因失道而呈怒色。我等待那迟早会来的霹雳!
是为记!
          葛永喜
          2017年5月2日

据了解,2015年5月20日,吴淦在江西省高院声援“乐平冤案”的律师阅卷及以“卖身筹款”的行为艺术举牌帮助律师在江西高院门前争取律师阅卷权,被江西省南昌市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为罪由行政拘留10天;

2015年5月27日,被福建省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刑拘,并被关押于福建省永泰县看守所;


2015年7月3日,被福建省厦门市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正式批捕;


2016年2月1日获悉,其案件已被转交天津警方处理;

2016年8月16日,其罪名已变更为“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二罪。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2016年8月24日律师燕薪申请会见预约通过,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后却遭警察以案件特殊而再次拒绝接待。

2016年9月1日燕薪律师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核实案件已于2016年8月30日退回补充侦查,燕薪律师与葛永喜律师均向天津市公安局提交了会见吴淦的申请。

2016年11月23日燕薪与葛永喜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遭拒。案件已至审查起诉阶段,律师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案管中心提交了全套辩护手续,要求当局依法尽快安排阅卷。

2016年12月09日燕薪与葛永喜律师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首次获准会见,吴淦指办案人员一直希望他认罪、接受指定律师及上媒体,均被他严拒。他会坚持使用自己的律师及坚持自己的立场理念。

2016年12月16日被关押在天津的著名维权人士吴淦透过其代理律师,向外界发布个人声明指鉴于他之前遭受过酷刑对待,及在与律师会见过程中揭露警方恶行,由此可能会被打击报复,特声明在被关押期间绝不自杀,也绝不会认罪。

2016年12月16日“屠夫吴淦案”代理律师燕薪就吴淦羁押期间遭受非法对待的有关事项提起控告要求对事件进行调查,并对违法单位和人员予以查处。

2017年1月3日案件被当局以涉颠覆和寻衅滋事罪名正式起诉到法院,代理律师葛永喜申请会见再遭刁难。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确认律师手续齐备,但看守所称案件已起诉到法院,会见当事人需待法院确认其辩护人身份。律师已向检察院提起控告。

2017年1月4日其辩护律师葛永喜收到案件起诉书。当局未继续指控吴淦构成寻衅滋事罪,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屠夫网上文章、法院门口拉横幅、录像上传到互联网、举牌、建三江案募捐、递交控告信、张贴大字报等行为起诉其颠覆国家政权罪。津检二分院公诉刑诉[2016]10001号

2017年2月8日葛永喜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屠夫吴淦,吴淦向律师透露,2017年1月26日天津市二分检检察官宫宁和另一位检察院领导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劝说他认罪配合庭审,遭吴淦拒绝。

2017年2月21日燕薪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屠夫吴淦,吴淦委托律师传出被酷刑虐待的查处追究敦促书。敦促天津市检察院履行职责,接受其的举报,查处办案单位、羁押场所有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追究驻所检察官、宫宁、谢景春的渎职责任。

2017年3月8日燕薪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屠夫吴淦,吴淦希望污蔑福清烈士和污蔑、诽谤麻阳县委书记两事案件中知情者能作证以揭露真相。

2017年3月23日,吴淦委托律师传出书信给央视记者董倩邀请她出庭作证。

2017年3月23日-24日,律师葛永喜再次会见屠夫吴淦,吴淦指曾被当局派来的女性心理师劝其认罪,吴淦强调绝不做无原则无底线的事及绝不会解聘律师而使用官方指定律师。

2017年3月24日,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屠夫吴淦要求紧急约见驻所检察员,旨在举报公安人员的各种违法行为及对吴淦的酷刑,并举报其它犯罪线索。

2017年3月27日,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葛永喜接到天津二中院的电话通知:吴淦案因检察院认为需要补充侦查,建议延期,已于3月24号退回检察院。

2017年4月6日,辩护律师燕薪到达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拟会见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羁押的屠夫吴淦,在登记窗口,工作人员称要电话请示领导,到达会见窗口后一个自称姓彭的所长告知根据通知被中止会见屠夫吴淦。

而其父亲徐孝顺受儿子吴淦维权遭牵连被当局报复,于2015年6月25日遭株连被以“职务侵占”的罪名刑事拘留。2016年3月22日第三次开庭审判。案件经3次庭审一直未宣判后于2017年1月19日取保获释。

2017年5月2日,被当局以涉嫌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葛永喜,被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以接上级单位通知暂不安排会见为由 拒绝律师会见吴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