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6-25

因拍视频控诉实施酷刑的监狱警察遭徐州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公民张昆 服刑期间长期遭遇虐待与酷刑 不得已通过发网络视频以期引起相关部门重视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6月23日,因拍视频控诉实施酷刑的监狱警察遭徐州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公民张昆,其辩护律师吴绍平与其会见后透露,张昆发视频的背景与原因,就是在彭城监狱服刑期间,长期遭遇一监区警察孙迅宁的虐待与酷刑,如喷辣椒水、单腿罚蹲不得动、强力劈叉、殴打等,导致身体和心理受到严重损害,在举报无门投诉无路的情况下,不得已通过发网络视频以期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并没有其他意思,也无攻击他人的意图与行动。

下附 吴绍平律师会见张昆简况
    这次会见发现张昆比上次略憔悴些。他谈及原因,比如在看守所要值班,加上有长期失眠睡眠不足,但主要原因是他的牙齿在彭城监狱被打后上下牙齿间不能咬合,在看守所无医用皮筋(看守所未提供)辅助咬合,影响了进食。但他的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
    张昆对律师陈述,环城派出所的警察大约在6月8日提审了他一次。提审时,警察主要问他微信朋友圈及他公众号里文章的事情,让他确认是不是他发的。警察告诉他,彭城监狱的狱警孙迅宁已被停职调查,让张昆提供了其他受害人名单,并说孙如果违法一定办他。另外,他们还告诉张昆,检察院的人员第二周就会向他了解情况,但到律师这次会见时,他仍然没有见到检察官的影子。关于孙迅宁警官是否被停职调查之事,目前还未获得相关部门证实。
    会见时,张昆再次强调,他发视频的背景与原因,就是在彭城监狱服刑期间,长期遭遇一监区警察孙迅宁的虐待与酷刑,如喷辣椒水、单腿罚蹲不得动、强力劈叉、殴打等,导致身体和心理受到严重损害,在举报无门投诉无路的情况下,不得已通过发网络视频以期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并没有其他意思,也无攻击他人的意图与行动。
    张昆希望能得到《圣经》(看守所没有《圣经》)等书籍,他想利用这段时间认真阅读。
   基于张昆的案情,我与赵永林律师已经发表了法律意见,认为张昆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犯罪,他发视频是一个公民对国家公职人员可能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控诉、控告的一种方式,即使言语有不妥乃至激烈之处,但仍然未超越宪法法律的规定。有关部门对张昆控告的事情有所重视,律师及张昆的父母表示认可并期待有进一步的实质行动。
律师和家属都希望徐州市公安局能够无罪释放张昆,至少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吴绍平律师
          2017.6.23

2017年5月27日,公民张昆因拍视频骂曾对其实施过酷刑的监狱警察 ,遭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以寻衅滋事罪羁押于徐州看守所。

2017年6月1日,因拍视频控诉实施酷刑的监狱警察 遭徐州市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公民张昆,其辩护律师赵永林和吴绍平在徐州市看守所与其会见后透露,张昆27号在父母家被抓,原因是张昆在秒拍网痛骂了曾对其实施过酷刑的监狱警察,谈及酷刑时张昆说:“我控告酷刑为什么没人理?如果我错了就处理我,我服;我申请对实施酷刑的监狱警察进行独立调查,他们错了就处理他们,这样才是公平的啊。”

2017年6月2日,因拍视频控诉实施酷刑的监狱警察 遭徐州市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公民张昆,其辩护律师赵永林和吴绍平向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区分局提出解除、变更羁押措施的律师意见书。

2017年6月23日,因拍视频控诉实施酷刑的监狱警察遭徐州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公民张昆,其辩护律师吴绍平与其会见后透露,张昆发视频的背景与原因,就是在彭城监狱服刑期间,长期遭遇一监区警察孙迅宁的虐待与酷刑,如喷辣椒水、单腿罚蹲不得动、强力劈叉、殴打等,导致身体和心理受到严重损害,在举报无门投诉无路的情况下,不得已通过发网络视频以期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并没有其他意思,也无攻击他人的意图与行动。



附:张昆简介:(来源: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张昆(CPPC编号:00259)江苏省徐州市人,“85后”新公民运动参与者,维权公民,良心犯。

因其主张民主宪政,曾多次积极参与新公民运动,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并在各地举牌收集相关签名,曾赶赴现场围观和声援《南方周末》“新年献辞事件”、前往黑龙江省鸡西市声援营救维权律师唐吉田、到河南省南乐市声援南乐教案的张少杰牧师家属及律师等,被当局多次打压和威胁报复;

2013年1月,曾因与珠海市作家阮云华等人发起 “呼吁官员财产公示公民之旅”行动,所到之处皆引人注目,故而被当局秘密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2个月,其间遭多次殴打和酷刑虐待;

2014年2月24日,因其继续街头民主活动,再度被当地警方抓走,并被关进精神病院,至同年3月中旬才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1年;

2014年5月,因其在“六四”前夕参与街头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随于5月24日被徐州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关押于江苏省徐州看守所;

2014年6月18日,被徐州市检察院正式批捕;后被判刑2年有期徒刑。曾在江苏省徐州市彭城监狱(江苏省徐州市大湖火车站西侧,邮编221004)服刑。遭遇酷刑。

2016年4月8日,刑满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