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7-27

因网上发表言论被判19年的新疆张海涛狱中被单独囚禁 期盼律师代其申诉遭狱方拒绝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7月27日因网上发表言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被判19年的新疆张海涛其妻子李爱杰再次去新疆沙雅监狱探望了丈夫。李爱杰指张海涛一直被单独囚禁,每天上下午都要接受“教育”。张海涛要求委托律师继续为他申诉,但狱方不许律师介入。




下附李爱杰:李爱杰沙雅监狱会见张海涛记:

27号,新疆沙雅监狱规定的,第九监区会见的时间。8:50分,事先约定好的维族出租车师傅,早已在宾馆的楼下等我。由于他价钱比较公道,人又和善实在,而我又找不到去沙雅监狱的公交车。
    
     一路上汽车颠簸起伏,尘土飞扬,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我远远看到了熟悉的沙雅监狱岗哨。

     外面已经聚积了很多维族人,还有为数不多的汉族人,我走过去问岗哨的警卫,回复说队长还没来,需要等一会才能会见。也许是我的红裙子挺惹人注目的吧,站在那里,一些维族人主动和我攀谈起来,后来又加入了汉族人。我们等有大概半个小时,我看到人们都在排队了,老乡喊我:“快点!”,我赶紧跑过去排在后面,一个个地安检,身体前、后、左、右、上、下摸了个遍。我把身份证、相关手续递了进去,我听到一个年轻的维族警卫问:“张海涛在我们监区吗?”,我的心中狐疑和忐忑起来,我看到他拿着对讲机走了出去,等会回来,斜着头在小窗口说:“科室的人在开会,等会由他们带你进去。”,虽然有些稍稍安心,但心中更加狐疑。站在烈日下,再次梳理问海涛什么话,拣要紧的问、说,因为时间有限啊!
    
     等了没多长时间,还是这个年轻的维族警卫探出头来,说:“你一个人过来的吗?可以了,可以会见了!”,我心中一阵欣喜,走过去和老乡一起等着进去会见,大概等有10几分钟,我们又排队接受第二次安检,然后陆续进入监狱公交车,虽然是第二次见海涛,但时隔三个月,心中依然激动和兴奋。一路上尘沙飞扬,这里面因为有绿树和庄稼的陪衬而显得有些生机,但往前走,一截截枯败的胡杨、干裂的地面、焦炙的尘沙,散落的零星植被,依然掩饰不住这片沙漠的荒凉和苍桑,经过10分钟的车程,汽车停在那片熟悉的白色平房前面,我们排好队接受安检,除了摸遍身体,还要把鞋子脱掉检查。
    
     一个年轻的狱警走过来,领我到监狱长办公室,他说:“先给你说下,6月份不让会见,是因为新疆的‘斋月’,全疆都不让会见,不是针对你个人;还有你打的那个电话是卡子上的电话,他们只负责来往车辆登记和会见方面的,咨询其他事情,你打入监通知书上的电话。”,然后他又给我讲了会见规则:不能讲宗教方面的言语,不能讲国家政策、社情方面的,否则将终止会见。然后他领我出去,经过一道门,来到了曾经见海涛的会见室,除了站在我后面的一男一女两个狱警,并无他人,“海涛呢?”,“这边离监区有段距离,你稍等会。”,我不停地向后门张望,大概有5、6分钟的样子,两个狱警带着海涛过来了,海涛看上去身体和精神还好,还是和上次会见时那么瘦。

     我和海涛我们隔着玻璃相坐,我看到那两个年纪稍大的狱警正襟危坐在海涛后面。“老公,你知道我来看你吗?”,“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这次来还顺利吗?”海涛面带微笑地问,“嗯,还挺顺利的!”,“老公,怎么样?身体怎么样?饭能吃饱吗?一天三餐吃的什么?”,见到日夜思念的爱人,话竟无从谈起,“饭能吃得饱,早餐稀饭、糊糊,蛋汤,能吃到鸡蛋,午餐、晚餐,菜、馍馍,现在新鲜蔬菜比较多,能吃到茄子,晚上改善生活,一星期改善两次生活,可以吃到肉。”,海涛在我的问话中,徐徐道来:“监狱医院作身体检查,检查报告也让我看;如果生病,医治方式是吃药;监狱里有摄像头,没有死角。”,这时,我后面的狱警走上前来,提醒我“不能问这样的问题,否则将终止会见!”,我点点头,继续问:“能洗澡吗?能见到阳光吗?每天用工作吗?”,“一个星期可以洗两次澡,我一个人单独一个房间,房间开了个小窗户,可以透些阳光和空气。”。“什么?”我万分惊愕,“你一个人单独一个房间,每天在里面干什么?里面有电视吗?可以走出这个屋子吗?”,“没有电视,不能走出这个屋子,每天不用工作,只是学习,有上课、下课时间,下课了就可以活动、活动身体。”。“学习什么?”,“学习文化!”,我的脑海立马闪现一个画面:一个狭小、简陋的房间,一个身影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百无聊赖······我的眼泪要出来了,“上次你说要写父亲传,写了吗?”,“学习完,要写学习心得,然后学习心得、纸和笔都收走了。没有条件写!”,看到海涛平静的面容,我的眼泪咽了回去。
    
     我又问到申诉的事情,“我想让律师介入,他们不允许。申诉书交给检察官,没有用处。”海涛说,尽管如此,我还是劝海涛说“那你这次就写,交给检察官,好吧!”,海涛点点头。“你5月1日写的信,在6月26日,我收到了,我以后每个月也会给你写信的。”我说,“我还以为一封也没收到呢,短了不行,长了也不行,总是通不过,我都不想写了。”,海涛颇感意外。“老公,你一定要写,哪怕一个字、一句话也要写!我们看到你的字、你的笔迹,我们就放心了!”,“嗯,以后每个月都给你们写。”
    
    “我给他们说了,在看守所时,一张照片也没给我留,上次你带的照片,又没让带进来,他们现在同意让照片带进来了。”,“啊?下次我一定把照片带过来。”,我万分懊悔地说,在这孤独、寂寥中一天天度过,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什么是他内心的精神寄托呢?
    
    “我这次来,儿子哭闹着非要见爸爸不可,一直追到门口。儿子会说很多话了,爱杰、海涛、姑姑都会喊,三、四个字的也会说,还会唱爸爸、妈妈去上班。很多话基本都听得懂,也讲道理了,我忙的时候,我说宝宝你去睡觉吧,他就很乖的,自己跑到床边,把鞋脱掉,爬到床上睡觉。每次吃饭、喝水的时候,总要拿着你的照片,爸爸一口,妈妈一口,宝宝一口!”。我问儿子:“爱爸爸吗?”,儿子会说:“爱你!”。“还有5分钟的时间了!”,我正沉浸在里面,猛然被这提醒惊醒,“怎么这么快!”,我加快了说活的速度“译姐,乔大哥,西安的朋友,河南的朋友,四川的朋友,总之很多很多的朋友,对你非常关心,他们让我捎去对你的问候,让你一定不要气馁,保重身体,多锻炼身体!相信我们大家相聚的日子不远!”,“嗯,我会的!”海涛作揖表达谢意。
    
    “本来这次准备带儿子过来的,因为天气太 热,姐姐说等天凉快了,就带儿子过来看你,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的,老公,我和儿子都爱你,我准备留长发等着你回家!”,“好,儿子方便就带过来,不方便再等等!”,但我分明看到你眼中的渴望。“时间到了!”狱警说,“能不能再延长点时间,我感觉不到30分钟,你看我这么远赶来,万里之遥。”,“不行,有规定的!”。
    
    海涛的手已经伸过来印在玻璃上,我看到他的手有些苍白,我的手也伸过去印在上面,却想把他带离出来。正怔在那里,海涛已在我面前被带走了,我机械般地跟随狱警走了出来,好久才缓过神来。
    
    无数次打电话想要解答的问题,原想着能有一个明确的答复,然而最终的答案是:你打入监通知书上的电话吧。“但那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呀!我不坐监狱公交,直接走回去,我要找驻监检察官!”,“那是不行的!”。我听到司机师傅埋怨:人还没坐满,就让开车走。无奈,只好坐上监狱公交,没多长时间,我们就又回到了卡子上,找到那个刚来时承诺带我到驻监检察室的警卫,他却矢口否认,并以现在有很多事情为由拒绝。我知道即使我再“纠缠”一下午,也得不到任何的答复。我的问题很简单:律师会见需要什么程序,申诉怎么办理?
    
    回来的路上,一个狭小房间关着一个孤独的身影,在我脑海挥之不去。同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谈到儿子小曼德拉和大家对他的关爱时,海涛脸上那种光亮、那种光彩熠熠生辉!
    
    感谢亲爱的朋友们一路相随、关爱、支持和鼓励!由于在路途中,网络时断时续,朋友们的信息无法及时回复,深表歉意!敬请谅解!
    李爱杰 2017.7.30




案件背景:长居新疆的河南籍公民张海涛因在网上发表言论,2015626日被新疆警方拘捕,2016115日被新疆乌鲁木齐中院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以“为境外提供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二罪合并执行19年。因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61128日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6122日被送往新疆沙雅监狱九监区服刑,刑期至2034625日。

事件延伸:张海涛 1971年出生,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籍人,长期关注新疆民族问题以及民生事务,批评中国在新疆地区实行的少数民族政策。他也曾协助上访民众在网络发表他们遭遇的不公。多年来,每到“两会”或“六四”周年日,张海涛均会被当地派出所视为维稳对象而加以监控。

2015年6月26日被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亚南路派出所警方以涉嫌“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抄家、刑拘,其家中银行卡全部被冻结;

2015年7月31日变更罪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

2015年11月18日再次被变更罪名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继续超期关押;

2016年1月15日被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罪”重判有期徒刑15年,以“为境外刺探、非法提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二罪合并执行19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2万。

根据其判决书显示,张海涛被起诉的内容是其69条微信朋友圈、205条推特和微博,还有订阅了博讯和美国之音的新闻邮件、给这些网站投稿,并接受了境外媒体采访,内容涉及“敏感”的日子里新疆乌鲁木齐的维稳状况。如在2011年发出照片并附上说明文字:“大概一周前(‘七五事件’3周年前夕),全市局势就紧张起来,尤其以维族聚居区为甚,今天,汉族聚居区也加了不少岗。”

2016年7月9日其二审代理律师陈进学会见时发现张海涛被押逾一年脚镣仍未解除。

2016年8月5日李爱杰携子前往看守所看守所了解情况。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马俊峰所长声称已解除其脚镣及允许放风。

2016年10月18日李爱杰通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院冯向民法官得知张海涛案件二审再延期三个月至12月份。

2106年11月14日陈进学律师与张海涛妻子李爱杰再次进入看守所和与驻所曹检察官进行交涉,对方称戴脚镣是看守所分级管理,因张海涛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关于肚子疼的事情,被回复为“是因为吃多了”。


2016年11月15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乌鲁木齐高级法院通知辩护律师,案件二审采取书面审理的方式。

2016年11月17日李爱杰再次致电曹检察官,被答复戴脚镣是因为违反了监规,李爱杰询问违反什么监规,对方说正在查;又纸没有放风是因为天气冷了,怕生病感冒;还有固定坐在一个范围非常小的位置上不让活动,以及能否吃饱,不让洗澡,有人挤着睡问题要调查、核实,李爱杰要求对方提供张海涛身体检结果,并要求马上治疗。对方答复要给领导汇报,派人和他一起调查、核实。

2016年11月18日李爱杰公开征集朋友们给张海涛所在的看守所所长写信,抗议他们的非人道行为。

2016年11月21日,其妻子李爱杰前往新疆自治区看守所,找曹检察官询问张海涛腹痛体检报告,但索要无果,并被抢夺手机及遭遇恐吓、被要求禁止发布其丈夫海涛被酷刑消息。目前,李爱杰家中被断网。

2016年11月28日,二审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乌鲁木齐高级法院6楼8号法庭开庭,维持原判。
2016年11月30日,其妻子李爱杰终获会见。

2016年12月22日,其妻子李爱杰发出消息指目前仍未知其被转移至那个监狱,现下落不明,联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遭故意刁难。


2016年12月23日终获其转监消息,通知书上指,张海涛已被送至新疆沙雅监狱九区。

2017年1月17日家属为其邮寄衣物信件遭沙雅监狱退回。


2017年2月其妻子李爱杰联系新疆沙雅监狱,对方以张海涛仍在

2017年4月13日张海涛二姐接到了沙雅监狱的电话,同意家属会见张海涛。

2017年4月24日日服刑逾4个月后终获与家人见面张海涛狱中坚持申诉。其妻子李爱杰带去儿子小曼德拉的照片,被监狱方阻止。

2017年7月27日因网上发表言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被判19年的新疆张海涛其妻子李爱杰再次去新疆沙雅监狱探望了丈夫。李爱杰指张海涛一直被单独囚禁,每天上下午都要接受“教育”。张海涛要求委托律师继续为他申诉,但狱方不许律师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