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7-13

律师申请会见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重庆公民潘斌遭拒 家属被市领导要求接受法援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7月13日,律师于涪陵看守所申请会见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重庆公民潘斌遭拒,家属被市领导要求接受法援。

下附何伟重庆律师 《会见潘斌小记》

本人接受涉嫌寻衅滋事罪(其母告知)的潘斌母亲委托担任潘斌的辩护人,2017年7月13日早上七点重庆出发,塞车至上午10点50分才到达涪陵看守所,因临近午饭时间上午无法办理会见手续。中午在茶楼小憩的时候当事人母亲及姐夫不断接到具说是村领导的电话,13点50分再次来到涪陵看守所。刚一下车就有数名当事人老家村干部、派出所民警围上来“关心”潘斌母亲,很准时也很“周到”,领导真是太“好”了!本人抓紧时间办理会见手续,却被窗口的警花妹妹告知,此案被市局限制会见,好吧,我是律师得依法办事,走吧,回头找办案机关市局(常理推断既然是市局限制会见那办案机关该是市局了)提会见申请去,顺便也问问如非“三类案件”是否也有必要限制会见,走出看守所叫上当事人家属走吧。在回涪陵城区路上当事人姐夫说后面有“干部、警察”的车辆,在十余公里的行程中,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最后我靠边停下该车绕开我继续前行,我也继续前行,想来都是往回走而碰巧通路吧?继续前行不久不经意间看到该车正返回,我也好奇的返回尾随。看到车内数人在马路边与当事人家属谈话,停车对视无语,-------。后来当事人家属告知,“领导们”希望家属接受政府的法律援助,这样可以免费,我靠,这是要砸我等无案源律师的饭碗啊,我这辛辛苦苦的100多公里往返又要瞎子点灯白费蜡?回头去“领导”家要饭去?
区区寻衅小案,市局侦办、限制会见,领导关怀、法律援助、准点守候、尾随保护,何等的“高大上”?什么样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使然?好奇而有一窥究竟之冲动,但愿好奇别害死猫!
何伟重庆律师2017.7.13



(潘斌)

(薛仁义)

据了解,潘斌是绿叶行动的积极参加者,曾因政治原因被劳教一年。2017年6月1日23点许,潘斌在重庆市石桥铺租房处门口被重庆涪陵吴姓国保等人带走;2017年6月2日下午转到龙桥派出所后失联;2017年6月3日,潘斌母亲联系薛仁义,指公安局打电话告诉她潘斌关在重庆市涪陵区看守所,没有任何手续,薛仁义随后联系涪陵区礁石派出所,接电话的彭警官证实了潘斌母亲的说法,并明确指出潘斌是被刑事拘留。

2017年6月6日,薛仁义前往涪陵区看守所给潘斌送换洗衣服,中午11时看守所所长(警号113686)出来收了他的身份证后多名便衣及国保(杨、舒国保等两车九人)将其带至荔枝派出所后失联。

2017年6月9日凌晨,被刑事拘留于重庆市涪陵区看守所的公民潘斌其租住处(石新路八益建材市场)被警察、便衣、国宝及特警上门围攻撬门,附近公民前往围观、拍照,杨晓冬、易亨成、王成华、希特勒(网名)、钟眼镜(具体姓名未知)等五位公民被抓走受伤。



2017年7月7日,重庆公民潘斌刑事拘留期限届满,其家属接到警方逮通知书并要求签字,家属拒绝。通知书上显示,潘斌遭重庆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目前仍被羁押于重庆市涪陵区看守所。

2017年7月13日,律师于涪陵看守所申请会见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重庆公民潘斌遭拒,家属被市领导要求接受法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