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7-17

彭佩玉:沈阳哀歌行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7月17日,湖南邵阳公民彭佩玉(实名:彭松华)到达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欲探视刘晓波遭沈阳警方控制后被邵阳警察接返湖南,彭佩玉在返程途中记述是次经历《沈阳哀歌行》,并通过网络公开发布。以下是彭佩玉《沈阳哀歌行》全文:

彭佩玉:沈阳哀歌行

七月十三号晚上九点多到达沈阳,出机场后电话里噩耗传来,晓波先生已于下午六时四十五分驾鹤西去。呜呼痛哉!曾几何时,视先生为世出之中国哈维尔,一身所备,宪政之述者、行者、殉道者矣。奈何天不假年,北斗星落,神州陆沉。此前因先生数度泪下,此时竟已欲哭无泪,凡我辈中人,不齿于政治人物,则先生于我,又非政客之流所可比拟,其一为主内兄弟,又其次为精神高度之颠峰。唯民间风闻,北上举哀者寥寥,虽可谓官府淫威所被,犹可见人间道统已裂,大道不行。

当晚十二点多后驱车中医大一院,斯时气氛肃杀,已有湖南公民姬原、欧阳经华、李明及丁家喜律师失联在前,遂会合朱承志先生及孙滔、陈剑雄诸友,仅持蜡烛及“自由刘霞,哀悼晓波”之哀幅,匆匆祭奠晓波先生即呼车疾去。

但我心中总有不甘,像晓波先生这样一位为世所重的宪政行者,其生命尊严遭受践踏之际,为此站出来的人竟然比不上一位维权律师的开庭,难道这个世道真的已经昏愦无明了?心中意图,总欲移师北上方觉心安,期待京师知识界有所举哀,为这高贵的灵魂送上最后一程。遂与朱承志,一位广西朋友决定北上,十四日下午二点三十左右于沈阳西站被在车站等候的鹰犬带走,羁押于沈阳公安局执法办案中心。所谓执法办案,既无传唤证亦无释放证,纯粹一非法绑架,置法律于无地,骤入其间,满目尽是罪人嚣张之态。

与该处属员对谈,尚属可以说话之人。对话由我反问切入,对他们明知故问“来沈阳干什么”,我单刀直入反问对方可知医大一院有一位患者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形象的来说,晓波先生的理念是我同你讲理并要求你遵守讲理的规则,贵党则先把人抓了关了,然后说“我这就是在同你讲理”。

我毫不隐讳的向他们阐述了我对晓波先生的个人认同,我既非出于追星效应之心理,亦非出于名人崇拜之效应,仅仅出于对其人格学识与信仰之敬重,此种通过文本关系建立起来的无条件信任,非置身衙门泛泛之辈所可以理解。

当对方面带嘲讽口气谈到我们在医院门口的哀思活动时,我坦然承认,这种太过匆忙的行为艺术总体来说有欠对逝者的尊重,因为缺乏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在里面,但问题在于,这一切是因为安全感已经被暴政所剥夺的情况下一种孤绝的反抗,背后则是极权对人的异化。你们敢不敢让我们在医院对面的广场举行公开的哀思活动?你们肯定不敢。晓波先生一无枪二无炮,你们到底怕他什么?无论你说出来一套一套的看起来像在讲理,我只问一点,你们敢不敢让我在广场公开发表我手所写,我口所言?不敢,技止于此耳。

十六日,流泽镇派出所长携村长及冗员先至北京,后返沈阳,下午十二点多将我接出,带回原籍,途中问及此行开销,谓二万余,共机票十张,及开房,餐用,民脂滥于独党,何日为终期?

北上之哀,其大哀,此国不配先生之自我献祭矣。

7/17,佩玉草于北返途中。

图左四为彭佩玉


彭佩玉,实名彭松华,湖南邵阳人,一九七零年代生,长期离乡在外地打工。2015年9月19日因为在网络发表《讨习檄文》被工作地江苏无锡国保带走,9月21日被无锡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刑事拘留,被羁押在江阴市看守所,随后彭佩玉家人授权委托广州刘正清和长沙吕方芝两位律师代理该案,10月20日,彭佩玉取保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