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7-28

遭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案件已被移送检察院 律师首会见披露其坚持零口供及健康欠佳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7月28日,遭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案件已被移送检察院,律师首会见披露其坚持零口供及健康欠佳,黄琦的母亲再次呼吁当局从人道主义出发允许黄琦保外就医。

隋牧青律师向媒体披露,黄琦在押期间一直是零口供,拒绝认罪,他在看起来精神状况不错,但手、脚、脸均现浮肿,健康欠佳。黄琦的母亲,再次呼吁当局从人道主义出发允许黄琦保外就医。


下附隋牧青律师:硬汉黄琦案通报

黄琦,成都公民,于九十年代末创办了发布维权信息、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六四天网,为此两次被判刑(第一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五年,第二次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获刑三年)。2016.11月,黄琦以非法为境外机构提供国家秘密罪被捕,这是他第三次被捕,迄今已逾八个月之久。

黄琦在第二次坐牢期间及之后已罹患绝症——激进型新月体肾炎、肾功能衰竭及脑积水、心肺等严重疾病。日前,刘晓波因肝癌晚期狱中辞世,极大地震撼了黄琦母亲,令其担忧是否还有机会再见到活着的黄琦。确实,普通人有理由相信刘晓波的狱中医疗条件远胜黄琦,尚且无法幸免于难,黄琦的境况想来就让人不寒而栗!

中国法律上的保外就医制度并无政治犯和普通犯的区别对待,但事实上,患病的政治犯罕有能保外就医者。保外就医制度何日能惠及政治犯呢?也许要等到政治犯绝迹于华夏之时吧。

昨天,经询问绵阳市国保大队,得知黄琦案已于本月16日移送绵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今天(2017.7.28)上午十一时许,在成都良心作家谭作人和唐诗林夫妇陪同下,我和黄琦母亲赶到绵阳市看守所。
在会见室,接待警员声称绵阳市看守所实行预约制度,让我下午三点再来。对此我指出,预约制度并无法律根据,我查看过看守所的律师会见室有很多空房,且看守所是下午两点上班,所方的理由和要求均不合理、合法。接待警员并不回应我的质疑,只是客气地请我体谅他们的工作,并保证下午三点左右一定可以会见。

虽对今天会见不顺已有预感,但我还是决定委屈自己、相信所方一次,于是退出看守所。
我回到最初办理入所手续的窗口询问,得知绵阳市看守所并无预约制度。很显然,针对黄琦案的律师会见,有关部门已提前部署设障!看来一场辩论、投诉控告大战难免。
下午十五时许,预计的非法阻挠会见并未出现,所方信守了承诺。虽然有波折,终究算顺利,没办法,这是中国。
所方安排了一间警方讯问室给我会见黄琦,15.20——16.40持续近一个半小时,所方以停电无法监控为由提前终止了会见。

这是我和黄琦第一次见面。
黄琦身材较为高大,看着干净利落、目光如炬,神采溢于言表。虽系囚徒,举手投足间,英雄气概隐约可见。
我自报家门后,隔着铁栏,黄琦起身与我握手致意。

以下系会见记录。
一、宣布黄琦被捕时,有警员及电视台摄像,黄琦坚持打出V型的胜利手势遭粗暴干预,黄琦怒斥警员系法西斯匪徒。
二、黄琦一直是零口供,否认控罪,坚拒警方上电视认罪的要求。
三、身体状况。黄琦2016.11.28被捕后肌酐值迅速上升到高值,所方为其安排了服药治疗,饮食上安排与工作人员相同的营养餐直至7月5日停止。目前手脚、脸部均浮肿,身体比被捕前消瘦二十斤以上。所方对黄琦身体状况是较重视的,但其身体状况仍然明显堪忧!
四、权益状况。有超36人轮番审讯,但无刑讯逼供,时有辱骂。看守所曾强迫其一日站立六小时值班,后改为每日站立值班四小时持续20余日至今。这种强迫值班对普通人可能是小事一桩,对重病缠身的黄琦而言,是难以承受之重负。
五、听闻刘晓波殉难噩耗,黄琦非常悲痛!托我寻机向刘晓波太太、家人致以深切问候和敬意!
黄琦还托我向谭作人、唐诗林夫妇、天网义工们及海内外关心关注黄琦案的各界朋友们致以深深的感谢!
最后,黄琦表示,他对自己的案件进展有信心,对国族进步更充满信心!坚信中国必随世界大势走向自由、民主!
隋牧青律师.2017.7.28晚于成都


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六四天网”网站,为黄琦与其妻曾丽1999年共同创办,黄琦毕业于四川大学无线电子系,是中国互联网早期因网络言论入狱的公民。

由于网站同时还登载各种批评时政的文章,引发中国当局的关注。2000年2月,原四川省国安人员卜列平等人到天网寻人事务所与黄琦发生冲突,黄被打伤。这一事件引发极大反响,随后中国当局查封了天网网站。4月15日,在一家美国网络服务提供商的说明下,天网网站重新开张。由于以后天网在时政与公共评论中的声音越来越尖锐,2000年6月3日即六四事件十一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黄琦被警察逮捕。在被捕近三年后,2003年5月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5年。黄琦被捕后,引起世界广泛关注,美国政府及数百家国际组织抗议中国大陆对黄琦的迫害。中国国内民间对司法裁定有巨大的争议和质疑,认为事实和证据都不能成立,并认为这是当局一直拖到近三年后才判刑的原因。2004年6月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和法兰西基金会授予黄琦“第2届互联网自由奖”。2005年6月4日,黄琦刑满获释。2006年4月28日,六四天网公布了中国第一个八九死难者索赔初步成功的消息。12月31日,黄琦改组六四天网为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创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家综合性人权组织。6月3日,获第六届中国人权青年奖。2007年1月26日,成立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丹麦联络处。2007年6月,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在美国成功注册。2007年2月,黄琦获赫尔曼•哈米特奖。2008年中国汶川大地震后,黄琦积极参与救灾活动,同时为地震中死亡学生的家长提供帮助,而且在网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6月10日晚,黄琦和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两名工作人员吃饭时被几名身份不明的人强行塞进一辆汽车带走。6月16日上午,黄琦母亲蒲文清收到了其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受到刑事拘留的通知书。7月,黄琦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名被正式起诉。2009年11月23日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对黄琦案进行了宣判,法院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档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三年。12月5日,魏京生基金会将第六届“中国民主斗士奖”颁给尚在狱中的黄琦和杨天水。2011年6月10日黄琦刑满出狱,后定居于成都。

2016年10月24日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前夜间与外界失联。后被证实遭国保强制传唤。

2016年11月28日晚黄琦于成都市武候区桐梓林东路3号锦绣花园西区遭15名分别来自棉阳、内江和成都南站派出所的警察人闯入家中强行带走。义工蒲飞28日晚曾发布黄琦失联消息于twitter,但随后删除,此后蒲飞亦失去联系。

2016年11月30日黄琦的母亲蒲文清(83岁)下落不明。同时绵阳的杨秀琼在28日晚上被绵阳警方带走,据传遭拘留10天。蒲文清曾在事发第二天告诉媒体,黄琦被绵阳警方带走,警方还将她软禁在一处宾馆内两个小时,内江市公安又把她的住所门撬开,入室搜查。

2016年12月20日证实遭四川绵阳市检察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羁押于绵阳看守所。

2016年12月30日黄琦此前委托律师李静林到绵阳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拒绝。警方指黄琦案是“专控案”,须经办案机关批准方可会见。李律师稍后到办案单位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交涉,被要求提供黄琦近期的律师委托书才能会见黄琦。

2017年1月13日,因网上发文披露黄琦案情况,六四天网义工成都胡金琼、绵阳杨秀琼遭四川当局刑拘。

2017年1月24日其表律师李静林被遂宁司法局昨天下午约谈,司法局负责维稳工作的副局长要其退出给黄琦的辩护,不要去会见美国驻成都领事。

2017年2月3日黄琦被绵阳市公安局以其不符合法定条件,且变更强制措施可能有社会危险性为由不予变更强制措施拒绝取保。绵公(国)不变字[2017]001号。

2017年2月10日黄琦的朋友周俊前往四川省绵阳市看守所要求探望黄琦,但遭到拒绝。周俊其后向派出所民警和附近的医院,查询身患严重肾病的黄琦个人药剂纪录,但对方表示没查到。周俊质疑黄琦在看守所,没有足够药物供应,担心会加深他的病情。

2017年2月21日黄琦的辩护律师隋牧青与李静林于绵阳市看守所查询黄琦健康状况及是否得到适当医治的情况遭拒,友人为黄琦送药亦遭拒绝。

2017年4月1日遭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的辩护律师隋牧青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再次提出会见及取保申请,再次遭经办国保拒绝。

2017年5月4日,遭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其辩护律师隋牧青向绵阳市公安局申请会见,被办案人员以案件目前仍处于侦查阶段为由拒绝。

2017年5月24日,遭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其母亲向四川省公安厅和绵阳市公安局寄出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警方公开黄琦在被羁押期间的身体状况及有无受到虐待等情况。

2017年6月13日,遭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其母亲蒲文清及代理律师隋牧青申请会见再遭拒绝,西充市胥树叶、雅安市卫小兵、成都市武素云、李昭秀、袁英、绵阳市张瑞银、徐光平同黄妈妈前往绵阳看守所为黄琦寄存了衣服、信件、生活费。同时也为被关押的绵阳维权人士陈天茂存上生活费。

2017年6月27日,因持续发文披露黄琦案情况,六四天网义工杨秀琼被绵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目前羁押于涪城区看守所。绵公(国)逮通字[2017]001号


2017年7月11日,遭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其母亲担心身患重病的儿子会死在看守所,呼吁四川公安立即释放黄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