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8-03

曾披露709案谢阳遭酷刑的维权律师陈建刚的小儿子再遭株连被拒入学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8月2日,曾披露“709案”谢阳遭酷刑的维权律师陈建刚收到“北京私立树人瑞贝学校”招生办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对方称北京市通州区教育委员会致电该学校,不能接收其小儿子陈中敬小朋友上学。陈建刚向对方问及哪位领导通知以及电话多少时,对方表示无可奉告。


(陈建刚在微信上发出北京通州树人私立学校的录取通知(左),以及缴纳学费证明。)


事件延伸:
2016年12月中旬,陈建刚律师接受谢阳妻子的委托担任谢阳的辩护律师。

2016年12月22日,陈建刚律师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第一次会见到被羁押超过17个月的谢阳。

2017年1月4日到1月6日,谢阳案辩护律师陈建刚刘正清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连续三天会见谢阳并详细记录会见内容。
2017年1月19日,谢阳案辩护律师陈建刚及刘正清律师于网上公开会见记录,披露谢阳律师狱中遭受酷刑虐待情况,谢阳拒绝认罪换释放。其妻子陈桂秋网上发文征集20位律师代理家属控告谢阳案中刑讯逼供人员。

2017年03月02日因揭露长沙市国保对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谢阳律师进行酷刑,陈建刚律师发布会见谢阳的前后经过。

2017年03月03日因揭露长沙市国保对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谢阳律师进行酷刑,陈建刚律师感受威胁,留言向众人托孤并发表声明。


2017年3月5日,就湖南省检察院对被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羁押的谢阳律师酷刑事件的“独立调查”  其辩护律师陈建刚向湖南省检察院发文追问。

2017年3月6日,陈建刚律师再次向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谢阳律师,但前台接待接听电话后半秒随即挂断,原本与律师保持联系的胡所长亦表示不能接受预约,并答复“你等着吧”后挂断电话。律师不得已与湖南省司法厅刘处长联系,对方仍然不安排会见谢阳,只让律师等待便挂断电话,直到下午下班时间都未有具体答复。 陈建刚认为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谢阳,而且看守所将责任推给司法厅刘昌松处长,遂公开致信向刘昌松处长进言。


2017年3月7日凌晨,针对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起诉书中罗列内容及官方否认谢阳遭受酷刑之事实,谢阳案辩护律师陈建刚撰文进行反驳。


2017年3月8日,其辩护律师陈建刚向长沙市中级法院申请谢阳被构陷案调取证据,要求调查谢阳是否遭受酷刑,并制作全程的录像视频;调取谢阳被指定监视居住地点国防科技大学第一招待所207房间的监控设备,查清设备品牌、型号、使用年限、安装日期;调取国防科技大学第一招待所207房间的监控设备内现存视频;向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出具《情况说明》的制作人进行调查,是谁发现监控设备多次故障,发生了什么故障,既然知道故障为什么没有排除故障后进行审讯。


2017年3月9日,被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羁押的谢阳律师其辩护律师陈建刚因揭露长沙市国保对谢阳律师进行酷刑,陈建刚律师遭北京市朝阳区司法局调查和行政约谈。


2017年3月12日,辩护律师陈建刚、刘正清再次向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申请要求会见谢阳,看守所答复仍然需要湖南省司法厅律师工作管理处许可,陈建刚律师再次向湖南省司法厅律师工作管理处刘昌松处长致公开信。


2017年3月13日,湖南省司法厅刘昌松处长由原来不宜安排会见谢阳改口为会见的事情不归他管,告知陈建刚律师申请会见谢阳应当找长沙第二看守所。


2017年3月16日,陈建刚再次致信给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胡副所长,谴责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恶意渎职违法连续17天禁止律师会见谢阳,并希望看守所立即安排辩护律师会见谢阳。

2017年3月22日,709大抓捕中谢阳案辩护律师陈建刚被北京市司法局、朝阳区司法局联合要求对其所在小所进行检查。

2017年4月8日,陈建刚一家欲赴香港旅行,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阻,当局答复理由是他们一家四人中的三人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2017年4月10日,就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贺小电律师在谢阳辩护律师被长沙公安局拒绝会见及没有受其家属委托却能会见到谢阳律师,陈建刚律师与李贵生律师分别发文向其追问。


2017年4月10日,谢阳其辩护律师陈建刚,收北京市朝阳区司法局短信,要其在周四(13号)或周五(14号)司到法局律师执业监管科接受调查。

2017年5月3日下午,正在云南景洪旅游的陈建刚律师夫妇及新公民运动成员张宝成夫妇于13:00多被警察抓到景洪勐养财富中心附近的派出所,对方抓人时未出具任何证件和手续,到达派出所后随身财物亦被抢走,一同被抓的包括陈建刚律师的两个小孩总共六人,17:00来了十几个扛枪的警察分几辆车把他们带走。

2017年5月4日上午,数百名公民及律师联署就陈建刚律师及亲友在云南旅游时被警方控制一事的紧急声明。

2017年5月4日下午,张宝成夫妇离开派出所,陈建刚妻子被带往西双版纳机场送回北京,而陈建刚则在当地的警察陪同下开车回北京。

2017年5月5日,陈建刚律师遭北京国保强制带回北京期间被709案中当事人姚建清解聘。

2017年5月16日,陈建刚儿子遭诛连,派出所通知学校不让接收陈中敬(上学),学校询问具体原因,派出所不说,该老师也觉得奇怪,并表示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2017年8月2日,曾披露“709案”谢阳遭酷刑的维权律师陈建刚收到“北京私立树人瑞贝学校”招生办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对方称北京市通州区教育委员会致电该学校,不能接收其小儿子陈中敬小朋友上学。陈建刚向对方问及哪位领导通知以及电话多少时,对方表示无可奉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