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8-15

709大抓捕 北京维权人士刘惠珍记述天津之行围观屠夫吴淦案开庭经历

2017年8月14日,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的屠夫吴淦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审理,众多支持吴淦的活动人士到场声援,法院周边戒备森严,多处道路和区域实施管制,当局出动多个警种严防死守,对庭外声援人士进行非法拘禁,包括欧盟、美国和德国在内的多名驻华外交官,到庭后遭便衣围堵及限制活动。至少有十多名支持者被警方带走。庭审至傍晚结束,法官择日宣判。以下是到达现场声援的北京维权人士刘惠珍记述天津之行经历。


2017年8月14日我刘惠珍和陈燕华乘坐高铁9点14分下车,后乘坐地铁到东升路,出地铁我倆都各自骑小黄车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挂甲寺)门口,被一便衣人要查我身份证,我说你凭什么查我身份证,一便衣男拿出一警官证晃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围上来七八个男男女女不让我倆走,我拿出身份证给亮警官证的男子查看,他拿着我身份证就不给了,陈燕华也是被不给身份证,我倆都拿出手机拍照,然后都被强行架进京车,到警车后手机都被抢走。

就这样我倆都被带到挂甲寺派出所,刚进大厅就看见脖子有伤的一位老大姐和另一个男子,再往里走看见第一间屋子里有刘星和另外好几个人,其中有两位女士。我和陈燕华被带到第二间屋子里。过了一会,我倆又被带到第一间屋子里,刘星和哪几个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屋子里只有四名民警和苍州的一位男子,后聊天得知叫郭启珍,也是因屠夫案被带到挂甲寺派出所。


到中午一点半左右有人把郭启珍带走了,十多分钟后把陈燕华也带走了,十分钟后把我带到东丽开发区派出所,刚进派出所第一个房间就把我随身带的所有物品,背包抢走,抢行搜身,然后要给我做采集血样。我说:坚决拒绝,你们今天除非把我杀了才能采集到我的血样。


东丽开发区派出所七八个大男人围上来从我身上抢走财物后,美名其悦说帮我包管,然后要求我在办案流程单上签字。本人坚决拒绝签字,理由是我的财物不需要你们包管,是你们从我手中抢走的。屋子里凳子不让我坐,就让我站着。空调吹的我冻的浑身发抖,我多次要求把随身带的披肩给我,他们就是不给。我坚决拒绝采集血样,他们没有在强迫,过了一小时左右,警号:371131警察要给我做笔录,我再次提出,我很冷,要求把随身带的衣服给我穿上,要求坐椅子,371131说去隔壁屋不冷,也有椅子。答:我的衣服你们不给我穿,故意冻着我,不给椅子坐(期间我坐上椅子,有两名辅警把我拽起来),这样故意整我。隔壁屋的老虎凳我坚决不坐。你们给我做笔录拿传唤证来,不拿传唤证我拒绝回答所有问题。这样,371131警察问我的所有问题我都闭上眼睛,不做任何回答。问:你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附近干什么去了?有警察劝阻你是如何做的?整个过程我没说一句话,一直闭着眼,未签字。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后370695(说是所长)过来了说,我们和你这个姐姐也没仇没怨的,我们是按法办事的等等。答:我的衣服你们拿着不给我穿冻着我,不给我椅子坐,就是这样子为人民服务的吗?还依法?所长说:冷把空调关了,坐下吧。我赶紧坐下了,双腿已经站麻木了。

到下午18点左右我问他们,你们把我非法扣押在这里什么意思,给我个说法。其中一名辅警说,领导在开会,一会又说在等上面的通知。


20点半左右,东丽开发区派出所所长和北京长阳派出所警察吴敬栋和另一名警察、长阳镇高佃三村村委会工作人员王宏力到扣押我的屋子。该所所长说你们北京的接你来了,你的财物现在还给你,可你还得在这办案单上签字才能还给你。答:这些财物本来就是我的,为什么要我签字,今天这个字我绝对不签,如果你们不还给我就是抢劫。他们看我态度坚决,就把所有财物还给我了。然后他们就让我和北京的警察走。我说:你们从上午11点左右扣押我到现在将近10个小时,得给我传唤证,不给传唤证坚决不出这屋,一大群警察围上来和东一句西一句的,总的来说就是不给我传唤证,让我赶紧走。


一看这个情况,我就闭上眼睛不说话坐着不理他们,就等他们给我传唤证。


该所所长看我不走,派人叫来两名女警把我从椅子上强行架起,后面有人推着把我从东丽开发区派出所弄出来了。到院子后我就要自己走,一下就有七八个人把我强行抬到北京警方的车里,我反抗不上车,可是他们有按住我手的,有按住我腿的,由不得我就把塞进车里。车启动后,接我的警察和村委会工作人员都说他们都是外地的,别搭理他们也别生气了,咱们回家,然后给我一瓶水。


一路上无话,就这样他们就把我送到北京临是住所地。


刘惠珍

2017年8月15日



据了解,2015年5月20日,吴淦在江西省高院声援“乐平冤案”的律师阅卷及以“卖身筹款”的行为艺术举牌帮助律师在江西高院门前争取律师阅卷权,被江西省南昌市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为罪由行政拘留10天;

2015年5月27日,被福建省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刑拘,并被关押于福建省永泰县看守所;

2015年7月3日,被福建省厦门市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正式批捕;

2016年2月1日获悉,其案件已被转交天津警方处理;

2016年8月16日,其罪名已变更为“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二罪。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2016年8月24日律师燕薪申请会见预约通过,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后却遭警察以案件特殊而再次拒绝接待。

2016年9月1日燕薪律师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核实案件已于2016年8月30日退回补充侦查,燕薪律师与葛永喜律师均向天津市公安局提交了会见吴淦的申请。

2016年11月23日燕薪与葛永喜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遭拒。案件已至审查起诉阶段,律师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案管中心提交了全套辩护手续,要求当局依法尽快安排阅卷。

2016年12月09日燕薪与葛永喜律师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首次获准会见,吴淦指办案人员一直希望他认罪、接受指定律师及上媒体,均被他严拒。他会坚持使用自己的律师及坚持自己的立场理念。

2016年12月16日被关押在天津的著名维权人士吴淦透过其代理律师,向外界发布个人声明指鉴于他之前遭受过酷刑对待,及在与律师会见过程中揭露警方恶行,由此可能会被打击报复,特声明在被关押期间绝不自杀,也绝不会认罪。

2016年12月16日“屠夫吴淦案”代理律师燕薪就吴淦羁押期间遭受非法对待的有关事项提起控告要求对事件进行调查,并对违法单位和人员予以查处。

2017年1月3日案件被当局以涉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名正式起诉到法院,代理律师葛永喜申请会见再遭刁难。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确认律师手续齐备,但看守所称案件已起诉到法院,会见当事人需待法院确认其辩护人身份。律师已向检察院提起控告。

2017年1月4日其辩护律师葛永喜收到案件起诉书。当局未继续指控吴淦构成寻衅滋事罪,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屠夫网上文章、法院门口拉横幅、录像上传到互联网、举牌、建三江案募捐、递交控告信、张贴大字报等行为起诉其颠覆国家政权罪。津检二分院公诉刑诉[2016]10001号

2017年2月8日葛永喜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屠夫吴淦,吴淦向律师透露,2017年1月26日天津市二分检检察官宫宁和另一位检察院领导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劝说他认罪配合庭审,遭吴淦拒绝。

2017年2月21日燕薪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屠夫吴淦,吴淦委托律师传出被酷刑虐待的查处追究敦促书。敦促天津市检察院履行职责,接受其的举报,查处办案单位、羁押场所有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追究驻所检察官、宫宁、谢景春的渎职责任。

2017年3月8日燕薪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屠夫吴淦,吴淦希望污蔑福清烈士和污蔑、诽谤麻阳县委书记两事案件中知情者能作证以揭露真相。

2017年3月23日,吴淦委托律师传出书信给央视记者董倩邀请她出庭作证。

2017年3月23日-24日,律师葛永喜再次会见屠夫吴淦,吴淦指曾被当局派来的女性心理师劝其认罪,吴淦强调绝不做无原则无底线的事及绝不会解聘律师而使用官方指定律师。

2017年3月24日,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屠夫吴淦要求紧急约见驻所检察员,旨在举报公安人员的各种违法行为及对吴淦的酷刑,并举报其它犯罪线索。

2017年3月27日,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葛永喜接到天津二中院的电话通知:吴淦案因检察院认为需要补充侦查,建议延期,已于3月24号退回检察院。

2017年4月6日,辩护律师燕薪到达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拟会见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羁押的屠夫吴淦,在登记窗口,工作人员称要电话请示领导,到达会见窗口后一个自称姓彭的所长告知根据通知被中止会见屠夫吴淦。

而其父亲徐孝顺受儿子吴淦维权遭牵连被当局报复,于2015年6月25日遭株连被以“职务侵占”的罪名刑事拘留。2016年3月22日第三次开庭审判。案件经3次庭审一直未宣判后于2017年1月19日取保获释。

2017年5月2日,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葛永喜,被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以接上级单位通知暂不安排会见为由 拒绝律师会见吴淦。

2017年5月12日下午,燕薪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的吴淦再次被拒,看守所答复是接办案单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

2017年5月14日,709大抓捕事件中最早被当局抓捕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行政助理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父亲徐孝顺老孝顺首次发出公开信表达对709案及吴淦的关注,

2017年,5月25日, 被天津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涉嫌寻衅滋事罪的吴淦,其辩护律师葛永喜被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以办案单位通知限制律师会见为由 再次拒绝会见。与律师一起的吴淦父亲徐孝顺表示要向联合国人权组织投诉中国当局侵犯人权。

2017年6月12日上午,709大抓捕中被天津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葛永喜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与其会见后透露,屠夫吴淦精神状态很好。

2017年6月21日,709大抓捕中被天津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燕薪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与其会见后透露,屠夫吴淦一直坚持锻炼,精神状态亦佳。

2017年6月29日,709大抓捕中被天津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燕薪再次在天津第二看守所与其会见后透露,屠夫吴淦在知道刘晓波博士得肝癌后,表示很震惊,吁叹不已。在得知他家人现状,其甚感宽慰。

2017年7月19日,709大抓捕中被天津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羁押的屠夫吴淦,其辩护律师葛永喜收到天津巿第二中级法院电话通知,吴淦案检察院再次要求补充侦查,自7月17日起退回补充侦查一个月。律师认为法院应审查检察院的补侦要求,不能由检察院任性,检察院要求补侦必须符合《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55条规定的情形,否则不能要求补侦。

2017年7月26日,葛永喜律师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到屠夫吴淦,说吴淦精神状态很好,意志坚定,吴淦再次强调可以接受任何可能的结果,将牢坐完整。

2017年7月29日,屠夫吴淦狱中祭刘晓波文公布,言及遭受各种折磨和酷刑虐待。

2017年8月3日,709大抓捕事件中遭当局指控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二罪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其辩护律师接法院通知,案件将于8月7日在天津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总队会议室召开庭前会议 。

2017年8月7日,屠夫吴淦被控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二罪案在天津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总队会议室召开庭前会议,吴淦的父亲徐孝顺在庭前会议后与辩护律师联系,并在推特发布情况介绍。

2017年8月8日,连续召开两天的屠夫吴淦案庭前会议结束,吴淦父亲徐孝顺与辩护律师联系后得知案件定于2017年8月14日上午8:30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开庭审理。

2017年8月9日,吴淦的父亲徐孝顺通过个人推特公布吴淦开庭前声明,并希望大家在开庭前到天津市二中院现场声援吴淦。

2017年8月10日晚上,吴淦的父亲徐孝顺欲前往天津声援儿子,遭福建国保控制后失联。

2017年8月14日上午8:30,吴淦案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审理,现场声援吴淦的活动人士遭控制被带去挂甲寺派出所。

2017年8月14日,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的屠夫吴淦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审理,庭审至傍晚结束,法官择日宣判。庭外包括欧盟、美国和德国在内的多名驻华外交官,到庭后遭便衣围堵及限制活动。至少有十多名支持者被警方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