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8-31

湖南邵阳彭佩玉就8月30日遭报复一事发表公开书和声明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8月31日,湖南邵阳公民彭佩玉就前一日(8月30日)因实名举报祠堂边采石场遭报复一事发表公开书和公开声明,详细陈述事件经历及原由,称一旦维权上访被抓,可通知两位友人帮忙联系律师介入,并附上姓名和电话号码。以下是彭佩玉《公开书和声明》全文:

昨天,因为我实名举报邵东县环保、安监两职能部门违法对祠堂边采石场颁发行政许可状,在镇政府门前张贴了两张《告环保局、安监局公开书》,随后发生了以下一系列事情:安监局长郭龙齐在九点多电话通知我,已派出主管副局长下来现场办公,届时会电话通知我云云。过后不久我接到一个不知名的电话(号码为13973596418),电话里称我不懂法,安全总局2011年4月18日发布的39号令,有“300米安全距离”的说法,要我去查。我当即回答,法律有上位法下位法之分,行政法规必须服从于立法机关颁布的专门法,若该行政法规违反专门法之条款则属于无效法规。为此争吵了一番,我问他是否下来,对方未回答即挂断了电话。十一点左右我查找了对方所提到的39号令,所谓“300米安全距离”指两个采石场之间采矿界的安全距离,而不是爆破的安全距离。随后我致电此前请他帮我查找该条文的律师,他告诉该法规已废止,于是我先后致电安监局长郭龙齐及疑似他交待下来的主管副局长,电话里又是一番争吵。不久之后,祠堂边采石场法人代表赵联合出现,随后带五六个人围住我,从我右裤袋抢走了我打印的文字材料,并推搡、一边一人抓住我的双手拖往镇政府,途中赵某要手下人把我双手反扭到身后去,没有得逞,说要把我扔派出所去,我问“你有执法权吗?你就是政府吗”,赵某说他说了算。然后赵某当着出来围观的近二十个村干部对手下说,再敢诬告下次把他绑起来扔水库里去,我说“诬告是你说了算吗?你就是法律?”当时围观者无一人出来制止赵某。随后赵某让手下人左右一个抓住我的手看住不让我走,整个过程持续半个多小时,其间我看到的熟人有杨梅村书记陈阳安,原丰宜村村长尹正之,我对尹正之说,正之,你看到了啊,赵联合公然绑架我。过后不久,赵某才让人放了我的手,据认识的人说抓住我两个手的是赵某儿子及女婿。

过了一段时间,流泽镇政府工作人员何伟及另一个不知名字的人主持调解,其中先后有明显的间接威胁我的语言,“我们不可能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你生在这个社会无法脱离,就得学会群居,不能成独角”云云,面对赵某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侵犯我人身权利达半小时之久,其间并从背后殴打过我左肩部的犯法行为,两位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竟然好意思来教训我作为受害人之一方。

随后由流泽镇安监所长陪同一人进了信访接待室,对方提一个印有湖南日报四个字的行李包,自我介绍是记者,我要求看他的记者证,对方说已给镇书记看过,不给你看了。根据我采用实名及真实电话举报的网站提示,该网站有替举报人保守隐私的责任,该记者既未电话通知举报人,由其他人等陪同去过采石场后,即对我提出举报与事实略有出入之说,我反问该记者,即便按你们说的三百米距离,最近的周边住户有三百米?你们通过什么仪器测量得到的结论?在我向该记者反应赵某公然绑架我的事实,其他两人(安监所长及何伟)先后打断我的发言,赵联合中途进来敲桌子指着我对该记者说,这个家伙诬告。我告诉该记者,诬告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赵某说了也不算,法律说了算。该记者临走时对负责信访的何伟说,那个开矿的不能妨害群众反映情况的权利,随后走了。

一点左右我报了110,派出所莫所长谈了不符合绑架罪之构成要件,不予立案,陈金华律师电话告知我要求派出所出具不予立案决定书,依法向检察院抗诉。今天和派出所联系称正在调查,会给我一个答复。

有鉴于以上事实,本公民特发表此公开声明:
一,在我维权期间及之后,如果我人身安全及生命受到非正常危害或被意外死亡,必定是赵某所为,并且幕后有不作为及纵容之保护伞。
二,我将正式通过邮件委托我以前的辩护人,最近在京参加贵党司法部长张军主持的“刑事辩护与律师制度改革”研讨会的人权律师刘正清,作为我的辩护人,保障我的一切法定权利。
三,联系资深媒体人(具体不透露其姓名),代为推荐记者,通过正规的媒体渠道,客观中立,严谨真实的报道祠堂边采石场的现场。
四,邀请维权活动家朱承志大哥,明察暗访其他三十七家采石场现况,并了解周边住户意见。
五,对邵东县环保及安监职能部门违法颁发行政许可状,违反中央环保督察的情况,我们将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冒着生命危险,在出现严重违法,危害举报人权利及人身安全,生命安全等等必要状况下,委托刘正清律师组建律师团,作为重大公共案件而依法死磕到底,或在必要时提起集体诉讼,保护周边住户的权利及权益。

2017年8月31日
彭佩玉(身份证名字彭松华)

附加:
在丰宜村准备两位紧急联系人,一旦我在上访被当局抓捕,通知以下两个人帮我联系律师:
13887665440,朱承志。13907390055,陈玉华。


彭佩玉,实名彭松华,湖南邵阳人,一九七零年代生,长期离乡在外地打工。

2015年9月19日因为在网络发表《讨习檄文》被工作地江苏无锡国保带走,9月21日被无锡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刑事拘留,被羁押在江阴市看守所,随后彭佩玉家人授权委托广州刘正清和长沙吕方芝两位律师代理该案,10月20日,彭佩玉取保获释。

2017年7月,彭佩玉赴
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欲探视刘晓波,遭沈阳警方控制后被邵阳警察接返湖南,在返程途中记述是次经历《沈阳哀歌行》,并通过网络公开发布。

2017年8月6日,湖南公民彭佩玉就家乡邵东县一采石场严重危及村民健康、职能部门参与分赃、采矿主有恃无恐一事撰文问责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彭佩玉通过实地调查了解到采石场对附近村民造成灰尘、噪音等环境污染,曾联合村民积极多次向相关职能部门反应过情况,诉求均未得到合理解决,遂通过网络撰文问责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寻求社会舆论关注,希望引起政府重视并妥善解决问题。


2017年8月22日,彭佩玉到达长沙中院现场声援709江天勇案开庭,被家乡邵东县六个维稳人员接回。

2017年8月24日,彭佩玉通过网络公开发布维权通告,陈述其因关注并问责家乡附近一采石场维权事宜,被采石场合伙人之一到原小学校长找上门施压,希望引起公众关注。

2017年8月29日,彭佩玉就家乡流泽镇祠堂边采石场造成环境污染及存在安全隐患一事,先在中纪委网上举报中心、湖南红网、邵阳市书记龚文密网页等网络公开事实,希望通过舆论曝光、实名举报引起公众重视,并称不排除可能会赴北京寻求解决之道。

2017年8月30日上午,彭佩玉和尹君乔在中共邵东县流泽镇委员会门口及周边地区张贴事先打印并准备好的《告邵东县环保局、安监局公开书》,通告此二职能部门对其管辖范围内存在安全隐患的祠堂边采石场立即关停整顿,直到对开学在即的学生人士安全可能遭到采石场运输车辆侵占学生安全通道威胁的安全隐患得到有效排除,以及其它事宜。

2017年8月30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彭佩玉因为实名举报附近祠堂边采石场造成环境污染和存在安全隐患,在等车过程中被采石场老板赵联合指挥黑社会人士报复,数人将其拖往镇政府,其拨打110报警电话报警后,当地派出所长告知不予立案。

2017年8月31日,彭佩玉就前一日(8月30日)因实名举报祠堂边采石场遭报复一事发表公开书和公开声明,详细陈述事件经历及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