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9-18

因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重庆被嫖娼律师张庭源公开发布维权声明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9月18日,因为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遇被嫖娼迫害的重庆张庭源律师公开发布维权声明,并称为维护合法权益,将适时提起系列行政诉讼,进一步展开维权。以下是维权声明全文:

因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重庆被嫖娼律师的维权声明

2017年9月4日下午两时许,重庆市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天宫殿派出所民警以根据群众举报,本律师涉嫌嫖娼为由,口头传唤本律师至该所。进入该所审讯室后,被限制人身自由,不准通信,至下午五时做完询问笔录,就无人理釆。当晚在铁笼囚禁,因本律师身患疾病,至凌晨身体极度不适,报120来人诊断后才给服用家人早已送来的药。至5日中午,粒米未进,期间曾多次要求,均不予理睬。下午1时许,口头宣布本人无违法行为,可以离开,我要求给书面文书,派出所拒不出具。两时许出审讯室,获得自由。

联想到本律师代理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和口头传唤近二十四小时里发生的种种蹊跷事件,本律师认为这口头传唤并不是一次日常的、简单的正常执法活动,目前正值看守所法立法之际,吴太勇死亡事件的维权可能会对看守所管理权属的纷争有一定影响。其背后有滥用警权的力量在操纵,意图迫害本律师,迫使律师无法行使代理该案权利。口头传唤与代理案件两者之间有着重大的联系。为维护法律尊严,维护本律师的合法权益,现维权声明如下:

一、就本事件的详细经过,本律师已向重庆市委、市纪委、重庆市公安局和市律协以书面形式做了重大情况反映。本律师认为警权滥用是典型的薄王遗毒,在中央要求清除薄王遗毒之际,重庆发生警权滥用,迫害执业律师的现象,令人愤慨。薄王之祸,殷鉴不远,希望重庆,市有关领导重视该性质恶劣的事件,查处该事件中幕后操纵的警界黑手,塑造一个公正、公平、正义的重庆警察新形象。

二、为查明真相,本律师已向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和天宫殿派出所申请了封存被口头传唤期间的审讯室、羁押室全部视频。围绕着被口头传唤当日蹊跷的“群众举报”,本人已申请了一系列的政府信息公开要求查明“群众举报”真相,揭开该“群众”面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第3款规定: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迫害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本次事件若属错告,该举报“群众”向本人口头赔礼道歉即可予以原谅,若系滥用警权恶意诬告,公安机关依法应当追究诬告陷害者的法律责任。

三、天宫殿派出所及相关人员口头传唤本律师之后的盘查期间,本律师遭受了极不人道的待遇,本律师不愿也不能做任何的反抗,作为一名法律人配合、尊重警方的工作,如实回答询问和反映诉求。但是时至今日,派出所一方一句道歉之言均未表达。这种口头传唤,羁押二十四小时后又口头告知无违法行为予以释放,其间又遭非人道对待的“执法行为”,一旦泛滥那么极有可能会发生在中国每一个公民身上,不公正的执法,侵害的是每一个公民的权益。法律提倡保障人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非法侵犯。为维护本律师的合法权益,本律师将适时提起系列行政诉讼,进一步展开维权。

特此声明

声明人:张庭源律师
时间:2017年9月18日



附:张庭源律师记述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事件

一、事件起因

吴太勇从2016年开始,在成都市锦江区钢管厂的“结子串串”内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具体在店内负责打杂与为店内员工做些家常菜充作员工餐。

“结子串串”是川渝一带常见的串串香店面,底料是自己购买的新鲜材料炒制的,为了增加食品口感,遵照川渝一带习惯做法,会将食客使用后的锅底表层浮油适当取一部分,进行沉淀高温熬制后,再取是少量加入新制锅底中提味,即所谓的“老油”锅底。开业七八年来,结子串串香的味道得到了广大食客的认可与喜爱,从未接到过任何食客的投诉,也没有出过任何食品卫生健康问题。

2017年6月1日晚10点许,食药监局与公安局到“结子串串”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查封了店面,并将店内连同吴太勇在内的十多个员工带至锦江区莲新派出所,经过羁押讯问后又于2017年6月2日晚10点许将吴太勇等人移送至成都市看守所。

二、身陷囹圄,含恨殒命

吴太勇平素身体健康,无重大疾病史,在2017年6月2日送看守所前,也经过五项相关体检,体检结果显示吴太勇各项指标均正常。7月11日,吴太勇的身体健康开始明显出现恶化,从看守所提供的监控中可以看出,此时吴太勇已经出现了行走趔趄的症状,长期一个人瘫坐在监舍角落,到12日白天,吴太勇已经难以动弹,同监舍人员曾经多次代为报警求医,而看守所医生只是到监舍门口,把诊疗设备(体温枪与简易血压仪)递给同监舍的人员监测吴太勇的体温血压,随后按照一般上呼吸道感染开具了药物,没有进入监舍跟吴太勇直接接触、对话、诊疗。到12日晚上,监控视频明显可见吴太勇侧卧难眠、呼吸急促,当晚同监舍人员又报警求医多次,没有任何看守所医务人员前来就诊,也没有看见当值的看守进入监舍查看情况。13日,吴太勇陷入休克状态,被送离监舍外出就医,同日晚10时许,吴太勇因为脓毒血症、重症肺炎抢救无效离世。

吴太勇当日入院就下达病危通知,到入院当天医生就进行了“小抢救”五次,“大抢救”两次。无不昭示病人已病入膏肓。病情已发展到重症肺炎、脓毒血症引起多种并发症才送医院救治。医院已没有回天之力,虽实施抢救。仍当天送院,当天病亡。就连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参与抢救的胡辉荣医师也说:“送的太晚了”。按常理感染性疾病都有一个发生、发展、归结的病理衍变过程。从该病人的临床表现、阳性体征明显;胸部CT、血气分析,心肾功能、电解质等多项检验指标严重异常,绝不可能一、二天就发展到如此严重。如果看守所相关人员能勤观察、早发现、早治疗、早送医院,是不可能造成无法挽救的严重后果的。

三、生者维权难,逝者难安息

吴太勇家属在7月13日上午接到吴太勇的病情严重通知,在针对吴太勇的整个抢救过程中,家属只在13日上午在医院急救室见到了还戴着手铐的吴太勇,此时的吴太勇已经深度昏迷,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而现场警察不但阻止家属继续陪护在旁,还对深度昏迷中的吴太勇偶发的无意识抽搐、抖动等动作大加呵斥。在被警察要求离开急救室后,当日下午3点许吴太勇被转入ICU病房,家属多次询问当班医生,被告知吴太勇存活几率从20%下降到10%,最后又降为0%,在此期间家属心急如焚,却依旧被禁止进入ICU,而在场武警警察却可以自由进入ICU,直到晚上10点许,在没有家属陪伴其走完生命中最后一段旅程的情况下,吴太勇被宣布死亡。

吴太勇过世后,其家属开始了艰难的探寻真相、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路程,期间去过四川省公安厅去过两次、成都市公安局四次、锦江区公安分局,成都市人民政府一次、四川省检察院两次、成都市检察院两次、人大去过一次,得到的只是相互推诿而无任何实质的回复。直到8月10日,市公安才通知家属到看守所听取处理结果,成都市看守所驻监检察室的工作人员口头告之吴太勇家属看守所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违反相应制度,如果对此结果有异议可以向成都市检察院提出,但是对于此处理结果,拒绝向家属出具任何书面材料,我们认为成都市看守所驻所监察室这一行为严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我们会要求国家相关部门对这一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的行为进行处分。

吴太勇的死亡与看守所的民警玩忽职守和看守所的驻所医生不当医疗处置有直接的关系,现在的肺炎不是绝症,能发展成重症肺炎,双肺大量积水,各器官衰竭,最后恶化到不可挽回生命的脓毒血症,无不昭示是这病情的发展逐渐的,如果能够及时发现吴太勇本身症状并及时送医,哪怕只提前12小时,吴太勇也可能不会面临死亡的结果。在对吴太勇的抢救过程中,当地公安机关显示出了及其不人性的一面,不但禁止家属长期陪护、给吴太勇生的勇气,甚至禁止家属在吴太勇生命中最后的时刻陪护在其身旁。吴太勇过世后,驻监检察室更是表现出与看守所沆瀣一气的态度,口头告之家属看守所没有违规而不出具明确的检察报告,变相剥夺家属知道真相的权利、实质上也剥夺了家属向上级机关复议复核表达异议的权利。我们亲属将穷尽所有手段,为死者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