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11-25

株洲公民陈思明记述在邵阳祭拜六四铁汉李旺阳遭国保阻扰经过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11月25日,湖南株洲多位公民赴邵阳大山岭陵园神龙殡仪馆参加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吕加平老先生的夫人于均艺老太太的遗体告别仪式,因为2012年遭遇离奇死亡的六四铁汉李旺阳的墓地就在大山岭陵园,所以告别仪式结束后,对李旺阳的仰慕已久但从未到达李旺阳墓地的株洲公民陈思明遂决定前往祭拜,在邵阳公民谢周的陪同下,两人步行前往李旺阳墓地,但刚刚进入墓园,谢周就接到邵阳国保电话警告不能前往,陈思明则继续前往,随后遭遇三个国保阻扰。以下是株洲公民陈思明记述拜祭李旺阳遭邵阳国保阻扰的经过。

2017年11月25日下午3点,邵阳的公民朋友谢周陪我来到邵阳殡仪馆旁的公墓,准备拜祭李旺阳先烈之墓。当我们刚刚进墓园的大门,邵阳国保就站在山顶给他打电话,要他不要再往前走。他对国保说他就是给我带一下路。国保不允。谢周无奈地对我说:之前国保已经给打过两个电话,要他别去李旺阳墓。我便对谢周说,那你就站在这里给我指路吧,我一个人去。
我继续往前走,两个国保拼命对我喊,喂,喂,回来,喂,回来……。我瞟了一眼,见两个国保离我还有几十米,就继续找李旺阳的墓。因为我是第一次来,在公墓里不知道哪一个是的。直到国保到了我身旁也没有找到。
我问国保:你们是喊我吗?
国保说: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走吧,走吧!不要在这里闹事。
我说:这里是公墓,我喜欢在这里看。
国保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要拖我走。
我警告他们,不要拖。他们说没有拖(他们的手的确只碰到我的手臂一两下)。
我说我是来拜祭李旺阳先生的,就只看一下再鞠个躬就走。不达目的不会走。我估计国保一心想我快点走,所以就要求国保帮我找李先生的墓。他们无奈,只好帮我找。最后还是国保帮我找到了――旺阳先贤之墓。
在出墓园的时候,国保多次问我贵姓,是长沙的还是株洲的。我说我不想告诉你们。国保说:我们是警察。我要求他们出示警官证。两个国保满口答应,只是他们互相催促对方向我出示证件,自己却不拿出来。这一幕叫我暗自好笑,心想:老子又不是贼,还怕你们知道姓名吗?所以没等他们出示证件就告诉他们了。倒是他们始终没有出示自己的证件。
何家维与谢周一直在公墓大门内看着我和国保。这张照片是何家维兄弟拍的。我是三人并排的中间那个,其余三人是国保。

株洲公民陈思明
2017年11月25日

邵阳国保要求陈思明离开大山岭陵园
株洲公民在邵阳参加于均艺遗体告别仪式,左一为陈思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