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12-01

吴魁明律师:一场悲情的控诉——罗建华等八名妇女被控敲诈勒索(政府)罪案开庭侧记

权利运动转载:
吴魁明律师:一场悲情的控诉——罗建华等八名妇女被控敲诈勒索(政府)罪案开庭侧记

罗建华(49岁)、杨连焕(57岁)、陈女(65岁)、潘玉燕(58岁)、杨燕冰(61岁)、梁丽霞(48岁)、霍笑(69岁)、周柳珍(65岁)等八名平均年龄五十八岁的妇女,被控敲诈勒索(祖庙街道维稳工作人员)罪。在她们被关押一年零三个月后,终于在2017年11月29日的上午九点二十五分,在禅城区法院第十九法庭进行开庭审理。

当日上午,禅城区法院临马路的北面和西面,都被警车、警察和水马完全包围,几十个赶来围观和旁听的原村民和维权人士被挡在了人行道上,而法庭只允许每人两位家属(共十六位)进去旁听。

进入法庭后,罗建华、梁丽霞、潘玉燕都忍不住抽泣了。

起诉书指控,罗建华等八人从2015年开始就“纠合在一起,为达到免费旅游的非法目的,有分有合地”,“以到北京、北戴河等地非正常上访、制造社会影响相要挟,给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街道办”维稳工作人员“施加压力,借机胁迫”祖庙街道人员为其支付“交通费、食宿费、景点门票”费用。但是,她们八位妇女在法庭上都控诉,起诉书是颠倒黑白: 她们几年来坚持举报村干部侵占集体资产、要求信息公开村务政务和信访维权,因而遭致报复。

在指控她们的六次外出旅游中,每次都是在旅途的第一站或者中途,他们就被接到上级情报信息和命令的几十名包括佛山的警察在内的维稳人员,或者当地黑保安强行拦截或者控制,并且搜去身份证(这样就不能买票和住宿)。之后又被控制在宾馆里或者形影不离地陪着。然后各种要求或者劝说,陪旅游给买票,目的就是要陪着她们,一直到回到佛山为止。八个人把她们每一次被暴力截访的细节都向法庭补齐了。

有一次她们坚决不接受维稳人员的安排,就被维稳人员强行推进车押回佛山,一路不给吃喝拉撒。回到佛山后又被没有手续地关押在环市派出所十一个小时,事后她们也报了警。
2016年8月11日,她们八人在桂林、黄果树游玩四天后,又在贵阳高铁站遭到来自佛山的维稳人员和警察的强行拦截,当时她们还报了警。16日下午,在她们被维稳人员陪同一起返回佛山,到达小区门口时却突遭预先埋伏的警察抓获。

在质证口供时,有三个人不承认公诉人宣读的口供内容,不承认她们在口供里说过要维稳人员报销费用。原因是做口供签字的时候侦查人员是向她们宣读的。(她们中两个不识字,两个只认识很少的字)。

在最后陈述中,罗建华说,她们举报村官却被打击报复,她深刻体会到现实是“金钱和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梁丽霞说,“我曾经以为法律是神圣的”,我们用合法手段维权,虽然这样我仍然相信“正义或许会迟来,但不会永远缺席。历史会判我无罪!”梁丽霞陈述时已经激动,几乎哽咽着说的。法官此时叫她不要激动,梁即刻说“你试一下被人关押一年多看看”。这句话一出,被告席上的人都说,你来试一下!而梁丽霞、罗建华、潘玉燕、杨燕冰更是抽泣起来。

一场妇女敲诈勒索政府罪案的审判,开始和结束都出现了她们抽泣的情景,整个过程又几乎是她们在控诉维稳的恶行,真是一场悲情的控诉!

(整个庭审在晚上八点过后结束,历时十个多小时。 2017.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