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12-25

辩护律师蔺其磊对武汉中院工作人员以手机短信方式通知秦永敏案开庭时间感到无语 刘正清律师收到出庭通知书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12月25日上午,蔺其磊律师收到自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号码为18971106285的短信通知,通知其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于12月26日9:00在该院B0210室召开庭前会议,于同月29日9:00在该院3号法庭开庭审理,请其作为秦永敏的辩护人准时参加。同日,秦永敏的另一位辩护人刘正清律师也收到武汉中院工作人员送达的出庭通知书。蔺其磊律师认为武汉中院以如此方式通知辩护人开庭时间,感到很惊讶,也让他觉得很无语。

以下是蔺其磊律师就武汉中院该次通知辩护人的方式提出疑问:

蔺其磊律师:2017年12月25日12:50分,我从洛阳市看守所会见完一“寻衅滋事罪”的当事人走出看守所,就打开手机,收到了这个189号段的手机短信,号称是武汉市中级法院的工作人员的短信通知:12月29日上午秦永敏先生案件开庭。

开庭?我第一想到不可能的吧,武汉中院的该案书记员原先说26日召开庭前会议的啊,根本没提开庭时间的事情呀。

随后想到29日开庭30日就是三天假期啊,那么多本卷宗就是在简单做做样子也要两天吧,起码法院要考虑有两天的余地吧,因为上一次庭前会议也谈到能开几天的问题了,法院明知一天开不完庭,却开一天庭后第二天就是假期了,这不是折腾律师多跑路嘛,(原谅我如此揣摩这个法院如此做法吧)。

因下午还要去看守所驻所检察室反映情况,就停止了想象。因为今天近九点时,还接到广东一法院不厌其烦的征求18年1月16,17,18三天是否有安排,准备开庭的电话,得知我有时间,还特意嘱咐我:如果有法院要这几天开庭就说我们已经通知开庭了。都是中国法院,这武汉中院怎么这样通知辩护人呢(广东的那个法院还是基层法院呢),想想这个短信自称是武汉中院工作人员,一没说是谁,二以前也没有武汉中院的人员用电话联系过我,都是固定电话联系我的,三如果真是武汉中院的,应该用固定电话再联系吧,难道是谁假冒武汉中院通知的吗?(原谅我吧我这样想不算过分吧)

下午4:50分忙完了看到秦永敏先生的另一个辩护人刘正清律师在网上发了“开庭通知书”,原来武汉中院的人亲自到广州给他送的,我真纳闷了,这也借公事出差太明显那个了吧,我真的想不通,想不通啊~~~

忽然看到一个老律师说:外国的节日,中国良知公民的灾难期啊。

想想也是,明天是谢阳律师、天津屠夫吴淦的宣判日,29日就有开庭审判秦永敏先生,我不知道秦永敏先生的案件到法院很久了,为什么非的要以这样的方式通知辩护人开庭时间呢?

无语!

2017年12月25日

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秦永敏于1953年出生,民间政治学者、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原为武汉钢铁厂工人,1970年代末,在武汉主编民主刊物《钟声》,1980年开始参与建立中国民主党筹备小组。1981年秦永敏被捕,次年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1989年出狱。1993年11月14日在北京参与发起《和平宪章》运动,是1949年后的第一个民运纲领的起草人。提出平反六四事件和释放所有政治犯等要求。随后他被控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劳动教养两年。

1997年秦永敏发表致江泽民的公开信,要求中共十五大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现民主宪政。

1998年在武汉创办《中国人权观察》通讯。同年公开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北省筹委会,并到湖北省民政厅申请注册,后又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北省党部。随后被警方逮捕,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2010年11月刑满释放。

1999年,狱中的秦永敏被中国民主党人推选为四个联合主席之一,并和徐文立、王有才共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湖北省监狱局副局长找到狱中和秦永敏谈出国问题,但其仍不答应当局的条件。出狱之后,不到一年时间里,在恢复中国人权观察工作的基础上,秦永敏已经发出了两百多份人权新闻稿,发起了多次救助政治受难者运动(刘晓波、李旺阳等),为此多次被“传唤”,被行政拘留和非法拘禁,五次被抄家。尽管出狱后又多次受邀出国访问,但他说中国不民主化就绝不出国,将始终战斗在中国的人权活动第一线。秦永敏的遭遇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据报导,如何处理“秦永敏事件”已成为美台智库观察中国政改的动向标之一。秦永敏的部分文章汇编于独立中文笔会。

2012年6月初开始,秦永敏被失踪月余。期间其友李旺阳身亡,引起民众质疑。

2013年12月8日,于武汉武昌区艳阳天酒楼举办婚礼,新娘赵素利,受到当局严密监控,其中有4人被抓后又释放,婚礼进行时场面一度发生混乱。之前被释放的宋宁生等4人在婚宴结束的返程中再次遭到当局的无辜抓捕。秦永敏发布消息称,“希望大家迅速扩散呼吁放人!!!”

2015年1月因“接受外媒采访及写文章过多”被行政拘留,目前关押在武汉第二看守所。其妻赵素利也随后被关押失踪至今。

2016年6月,他被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提起公诉,起诉书称,“秦永敏为实现其『多元化的民主政治』,一方面撰写文章、出版书籍,提出了『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政治目标,确定基本方针、过程和战略考量、策略和方法,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

2016621,经广西李春华律师多次努力后,第一次准予律师会见当事人秦永敏之前,检察院就告知律师,案件已经起诉到法院。但当事人秦永敏告诉律师,他从去年330日被已涉嫌山颠送往看守所后,被公安预审提审过60多次,但检察院一次都未提审过,也未收到过起诉书。

2016627,马连顺律师受秦永敏家属委托,前往武汉市中级法院索要秦永敏的起诉书并复制案卷。马律师查到办理本案的是汪海燕、陈晖,找到陈晖的电话是6568 6095,汪海燕的电话是6568 6759,打通陈晖的电话,审查一番后挂断电话,马律师又给汪海燕打电话,在接待室见面,汪海燕查看并让马律师提供了律师事务所函、委托书、律师证,然后让马律师等待合议庭合议确定其辩护人地位,说这个案件特殊,以此拒绝发放起诉书和复制案卷。随后,马连顺律师前往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在网络登记个人信息时,系统中没有秦永敏,看守所警察说会见他要办案单位批准,马连顺律师说案件已经到法院,会见不需要批准,警察说这个案件特殊,最后还是没有让会见。

2017年9月7日上午,刘正清律师到武汉中院阅卷,下午会见秦永敏。秦告:他目前身体状况良好、没问题,血压、心脏均没有问题,腰细肩宽。是单独关押,不要做事、有书看,与看守所具体负责他的人相处正常,没有发生冲突。并要律师代他感谢所有朋友及网友特别是武汉朋友的关爱,并代他向他们致谢!问好!感谢葛文秀律师的关注。

2017年9月18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到达湖北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代理异议人士秦永敏案件的辩护手续,却被法院工作人员肆意刁难,也不接收辩护手续,还被告知不能会见秦永敏。

2017年11月2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和刘正清律师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参加秦永敏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的庭前会议,历时三个小时于中午12:30结束。控辩双方在合议庭主持下,针对该案在程序上的几个问题比如管辖、回避、是否公开审理、排非程序、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等进行了阐述。该案从11月6日开始继续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至2018年2月6日。

2017年12月22日上午,刘正清律师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到秦永敏。

2017年12月25日上午,蔺其磊律师收到自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号码为18971106285的短信通知,通知其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于12月26日9:00在该院B0210室召开庭前会议,于同月29日9:00在该院3号法庭开庭审理,请其作为秦永敏的辩护人准时参加,蔺其磊律师为武汉中院如此方式通知辩护人开庭时间感到很无语。同日,秦永敏另一位辩护人刘正清律师收到出庭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