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12-29

多位公民到达武汉青山区公安分局寻找秦永敏妻子赵素利 遭不明身份人员强行押送至高铁站遣返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12月29日,原本欲参加秦永敏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庭审围观行动的众多各地公民在得知庭审被延期后,遂相约前往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寻找被失踪三年的秦永敏妻子赵素利,由徐秦、陈思明、孙东生、朱小平、仇英玫、徐佩佩、丁菊花、李燕军、黄雨章、侠客无家等十人陪同赵素利的儿子及两位姐姐,他们在分局接待室与警察交涉近两个小时后,于下午一点多被一伙不明身份的大汉强行抓捕塞挤进一辆面包车,期间陈思明和朱小平手机被抢走,后手机获返还,十人被带至武汉高铁站遣返原籍。以下是湖南株洲公民陈思明其后记述事件经过:

释放秦永敏  还我赵素利

中国的曼德拉,世界上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秦永敏先生原定今天“开庭”被临时取消。其夫人赵素利失踪三年有余。三年来,多方寻找杳无音讯。

今天(2017年12月29日)上午11点,我和徐秦、黄雨章、李燕军、孙东生、朱小平等十人还有赵素利的两个姐姐、儿子一起来到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局要求了解赵素利的下落。

一开始警察还假模假样地接待。等到下午13点一刻我们都走出分局,突然冲来20几个不明身份的大汉将我们与赵素利的亲人分开并硬将我们十人挤进一部面包车带至武汉高铁站。要我们拿钱去帮我们买票,我们都说没钱,他们只好自己掏钱给我们买。

就这样,我们被强行送离武汉。

这帮穿保安服的不明身份者都受一个中年男子的指挥。这位穿便服的中年男子带我们进站和上车的过程中多次与车站人员交涉并出示公安的证件,这是我亲眼所见。

开车后,该中年男子把我和黄雨章、李燕军送到咸宁后就下车了。期间,我准备用手机拍列车速度显示板时他突然闯入我的镜头。照片里的男人就是指挥那帮地痞流氓的人。

陈思明
2017年12月29日

陈思明所拍摄抓捕行动指挥者
陈思明在武汉举牌声援秦永敏、赵素利



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秦永敏于1953年出生,民间政治学者、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原为武汉钢铁厂工人,1970年代末,在武汉主编民主刊物《钟声》,1980年开始参与建立中国民主党筹备小组。1981年秦永敏被捕,次年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1989年出狱。1993年11月14日在北京参与发起《和平宪章》运动,是1949年后的第一个民运纲领的起草人。提出平反六四事件和释放所有政治犯等要求。随后他被控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劳动教养两年。

1997年秦永敏发表致江泽民的公开信,要求中共十五大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现民主宪政。


1998年在武汉创办《中国人权观察》通讯。同年公开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北省筹委会,并到湖北省民政厅申请注册,后又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北省党部。随后被警方逮捕,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2010年11月刑满释放。

1999年,狱中的秦永敏被中国民主党人推选为四个联合主席之一,并和徐文立、王有才共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湖北省监狱局副局长找到狱中和秦永敏谈出国问题,但其仍不答应当局的条件。出狱之后,不到一年时间里,在恢复中国人权观察工作的基础上,秦永敏已经发出了两百多份人权新闻稿,发起了多次救助政治受难者运动(刘晓波、李旺阳等),为此多次被“传唤”,被行政拘留和非法拘禁,五次被抄家。尽管出狱后又多次受邀出国访问,但他说中国不民主化就绝不出国,将始终战斗在中国的人权活动第一线。秦永敏的遭遇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据报导,如何处理“秦永敏事件”已成为美台智库观察中国政改的动向标之一。秦永敏的部分文章汇编于独立中文笔会。

2012年6月初开始,秦永敏被失踪月余。期间其友李旺阳身亡,引起民众质疑。

2013年12月8日,于武汉武昌区艳阳天酒楼举办婚礼,新娘赵素利,受到当局严密监控,其中有4人被抓后又释放,婚礼进行时场面一度发生混乱。之前被释放的宋宁生等4人在婚宴结束的返程中再次遭到当局的无辜抓捕。秦永敏发布消息称,“希望大家迅速扩散呼吁放人!!!”

2015年1月因“接受外媒采访及写文章过多”被行政拘留,目前关押在武汉第二看守所。其妻赵素利也随后被关押失踪至今。

2016年6月,他被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提起公诉,起诉书称,“秦永敏为实现其『多元化的民主政治』,一方面撰写文章、出版书籍,提出了『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政治目标,确定基本方针、过程和战略考量、策略和方法,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

2016621,经广西李春华律师多次努力后,第一次准予律师会见当事人秦永敏之前,检察院就告知律师,案件已经起诉到法院。但当事人秦永敏告诉律师,他从去年330日被已涉嫌山颠送往看守所后,被公安预审提审过60多次,但检察院一次都未提审过,也未收到过起诉书。

2016627,马连顺律师受秦永敏家属委托,前往武汉市中级法院索要秦永敏的起诉书并复制案卷。马律师查到办理本案的是汪海燕、陈晖,找到陈晖的电话是6568 6095,汪海燕的电话是6568 6759,打通陈晖的电话,审查一番后挂断电话,马律师又给汪海燕打电话,在接待室见面,汪海燕查看并让马律师提供了律师事务所函、委托书、律师证,然后让马律师等待合议庭合议确定其辩护人地位,说这个案件特殊,以此拒绝发放起诉书和复制案卷。随后,马连顺律师前往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在网络登记个人信息时,系统中没有秦永敏,看守所警察说会见他要办案单位批准,马连顺律师说案件已经到法院,会见不需要批准,警察说这个案件特殊,最后还是没有让会见。

2017年9月7日上午,刘正清律师到武汉中院阅卷,下午会见秦永敏。秦告:他目前身体状况良好、没问题,血压、心脏均没有问题,腰细肩宽。是单独关押,不要做事、有书看,与看守所具体负责他的人相处正常,没有发生冲突。并要律师代他感谢所有朋友及网友特别是武汉朋友的关爱,并代他向他们致谢!问好!感谢葛文秀律师的关注。

2017年9月18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到达湖北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代理异议人士秦永敏案件的辩护手续,却被法院工作人员肆意刁难,也不接收辩护手续,还被告知不能会见秦永敏。

2017年11月2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和刘正清律师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参加秦永敏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的庭前会议,历时三个小时于中午12:30结束。控辩双方在合议庭主持下,针对该案在程序上的几个问题比如管辖、回避、是否公开审理、排非程序、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等进行了阐述。该案从11月6日开始继续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至2018年2月6日。

2017年12月22日上午,刘正清律师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到秦永敏。

2017年12月25日上午,蔺其磊律师收到自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号码为18971106285的短信通知,通知其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于12月26日9:00在该院B0210室召开庭前会议,于同月29日9:00在该院3号法庭开庭审理,请其作为秦永敏的辩护人准时参加,蔺其磊律师为武汉中院如此方式通知辩护人开庭时间感到很无语。同日,秦永敏另一位辩护人刘正清律师收到出庭通知书。

2017年12月28日,蔺其磊律师发出消息,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三法庭当天下午15:00召开秦永敏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第二次庭前会议,在两次合议庭休庭后,法院决定延期开庭审理,故原定于次日(12月29日)上午9:00的开庭时间取消,何时开庭另行通知。而提前抵达武汉欲参与庭审围观行动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秦永敏支持者在得知庭审延期后,当晚公开举牌声援以表达对秦永敏的支持。

2017年12月29日,徐秦、陈思明、孙东生、朱小平、仇英玫、徐佩佩、丁菊花、李燕军、黄雨章、侠客无家等十人陪同赵素利的儿子及两位姐姐到达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寻找被失踪三年的秦永敏妻子赵素利,他们在分局接待室与警察交涉近两个小时后,于下午一点多被一伙不明身份的大汉强行抓捕塞挤进一辆面包车,期间陈思明和朱小平手机被抢走,后手机获返还,十人被带至武汉高铁站遣返原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