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12-03

陈剑雄女友梁一鸣自述其在赤壁看守所羁押期间遭遇被迫吃药经历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12月3日,被湖北赤壁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37天的梁一鸣(陈剑雄女友)取保获释后首次披露其在羁押期间遭遇强迫吃药的经历。梁一鸣于2017年10月2日在其男友陈剑雄(实名:陈进新)家中与陈剑雄一起被赤壁警方以“解决诉求”约谈为由骗至公安局后直接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7年11月11日取保获释离开赤壁看守所回到广东老家。目前梁一鸣男友陈剑雄及另一位同案袁奉初(实名:袁兵)在刑事拘留期满后遭赤壁警方逮捕。以下是梁一鸣自述其在赤壁看守所被羁押期间遭遇被迫吃药的经历:

据法理上说,我被送达(赤壁)看守所该是2017年10月3日14点之前,但事实我正式被押送到看守所时已经是傍晚近18点,因为从10月2日中午13时至10月3日16时,在公安局审讯室直落26个多小时不曾进食,我本来血糖偏低加上疲劳,心脏供血不足,所以脸色已近乎死人色相!

看守所交接的王姓所长交接登记时问了几个问题,其中包括有没有什么病症,我说我有白血后遗症哮喘、心脏病!王所长看了下我说“我也觉得你心脏有问题!”然后对送押的杨姓国保说“这个我们不接收!”

杨姓国保说“这个25日提走,只关到19大结束而已!”

当天下午就开始降温下雨,气温只有12度,我只穿着单衣,冷得牙关打架,因此也受了风寒,气管早就发烧哮喘!

粤地人都有天天洗澡的习惯,我更是一个怪癖的愚人,同仓虽是同性,但却很难于众目之下脱衣洗澡,故此得等到所有同仓都睡着了才去洗澡!心情更是百感交集,我真的没犯任何法律法规却将我刑拘,心里想使点小聪明,就算不成功我也能吓唬一下看守所!

于是我就几盆冷水从脑袋淋下,一小时后哮喘即发作,值班的同仓见状给值勤警官做了几次通报,然后警官带着驻所医生过来把了脉、听了肺、开了三粒药!

药丸上虽然没字,但我的常识告诉我一粒是“茶碱麻黄碱”,其他两粒是”阿莫西林“!

当时我只咽下了两粒“阿莫西林”,第三天我手上已经有四粒“复方茶碱麻黄碱”,我在空腹的情况下一次把四粒有吗啡成分的药咽下,大概十五分钟左右,我手脚都无法控制的颤抖,整个人软瘫地上失去知觉!

王所长跟负责仓(监室)的宋姓警官还有其他的副所长都来了!医生说这个女的心脏衰歇,骤停,随时有生命危险不适宜关押!

看守所管理还是跟班长说照顾一下她,不要逼她做任何事!

我冒险耍这点小聪明就只赚了点不用干活的特权!可是从那开始恶梦来了,由医生每天早晚的送水送药到仓(监室),而且要看着我确定咽下了才走,我问医生给我吃的是什么药,他不说!

直至一周后消费卡账单到仓,我携带的五百元被扣了三百多元药费,我生气了,我拒绝再吃药!医生说“小梁,我不会害你,这药不是每个人都能开的,是治你心脏疲劳的!”

我说“我嗅到的就是丹参片的味,如果我吃丹参片同时不护肝,我会死在慢性肝癌!”

医生说“哈,你还真懂一点啊?但这药你必须得吃!”

之后凡医生送药来就由班长与其他人禁固着逼我吃药,后来我觉得反抗也没意义了,直至11月份一日两剂变成一日一剂!我只好每天用肚脐呼吸冷风制造腹泻,穴位拍打尽量把药毒性排出,但却造成了十二指肠炎!

梁一鸣自述于2017年12月3日

梁一鸣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