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8-01-20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刑事拘留 羁押在石景山看守所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8年1月20日,在住家楼下遭警察带走的北京余文生律师,其家属收到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拘留通知书[京公石拘通字(2018)000048号]已于2018年1月20日1时将涉嫌妨碍公务罪的余文生刑事拘留,现羁押在石景山看守所。
看守所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古城南里甲1号。


2018年1月19日23:00,北京余文生律师在住家楼下遭警察带走已经超过16个小时,其妻子许艳介绍,家人没有收到警方给出的法律文书,不知道余文生是被谁抓走的,也不知道是涉嫌什么罪名被带走的。余文生妻子许艳女士呼吁各界人士给予关注和帮助,

据了解,余文生律师,男,19671111日出生,大学毕业。1999年参加并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20021月正式律师执业,20147月就职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任专职律师。2017712日被迫离开道衡所,成为无所律师。在司法局的压力下,无法找到接收他的律师事务所,因而筹办个人所。2018112日,北京市司法局以余文生律师多次公开发表反对党的领导、攻击我国社会主义法治的言论为由决定不予许可余文生律师设立北京智增律师事务所。2018115日,余文生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主要事例

1、2014年代理王成律师诉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及《法制日报》侵犯其名誉权案。

2、201495日,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举行拟对程海做出停止执业一年行政处罚的听证会,余文生律师和全国数十位律师到场旁听,被非法拒绝旁听,并被北京公安非法拘禁在回龙观派出所长达十三小时。

3、20149月,在多位律师到牡丹江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被羁押的信仰案件当事人均被无理拒绝,看守所更是大门紧闭,拒绝接待这类案件办案律师。917日,余文生律师冲破门卫的违法阻拦,进入看守所并成功会见。此后,其他律师方被允许会见到各自的当事人。

4、余文生20141013日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带走并刑拘,其间遭遇酷刑,共被羁押99天。

5、2015120日余文生被取保释放后,至20181月,三内年余文生做了约30个关于自己遭受酷刑的信息公开申请、控告、起诉以及申请国家赔偿维权活动。

6、2016年,代理苏州大抓捕戈觉平案。

7、20161220日,余文生起诉北京市政府治理空气污染不力违法;2017119日通过中国邮政EMS快递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起诉北京市政府,追究北京市政府防治雾霾不利的责任;201739日,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高级法院起诉北京市政府治雾霾不力;201761日,公民余文生就北京、天津、河北三地雾霾问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控告北京市政府、天津市政府、河北省政府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控告北京市高级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北京市第四中级法院司法不作为;201768日,余文生律师以治理雾霾不利为由向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寄发《罢免北京市副市长代市长陈吉宁的建议函》。

8、20173月代理陕西维权人士吕动力因涉嫌“709”不能办理护照案。

9、20174月,余文生律师代理丁家喜遭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扣押物品未发换案。

10、201762日,余文生发出《罢免北京市司法局苗林局长的建议函》。

11、2017723日,余文生律师以“2017年自张军任职司法部部长以来,全国各地司法行政机关继续采取对律师群体高压管控,对以捍卫人权法治为己任的、勇于担当社会责任的律师继续打压”为由要求最高检察院对司法部长张军进行滥用职权进行刑事调查。

12、20171018日,余文生发出公开信建言中共十九大罢免习近平、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

13、2018118日,被注销律师执业证书的余文生公开发出《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的公开信》。

709被抓捕人士发声并代理709王全璋案:

1)2015719日,余文生、许艳夫妇公开发出《关于王宇律师被刑事拘留的声明》,呼吁当局依法保障王宇和包龙军未成年儿子包蒙蒙的身心健康,不可任意抓捕与传唤。另外对于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等媒体在未经法院判决的前提下,“未审先判”污名王宇律师的行为予以谴责。

2)2015726日,余文生律师向天津公安局递交王宇律师羁押地点所涉罪名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3)2015731日,余文生律师就“公安部及其所属下级厅局和相关人员大规模抓捕恐吓律师、公民,‘未审先判'等违法乱政及反人类行为”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国务院、最高检察院和监察部的控告函。201586日夜23点多,余文生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角派出所以寻衅滋事为由传唤了24小时。

4)2015821日,人权律师余文生向国务院和监察部再就“710抓捕律师事件”发出了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是2015731日余文生律师发出的《致国务院---控告函》、《致监察部---控告函》的调查结果及处理情况。

5)201511——20177月,余文生接受李文足的委托担任709王全璋的辩护人,多次前往天津要求会见王全璋未果。写了大量的情况通报、控告,并积极参与各种维权联署。

6)20177月,在司法局压力下,余文生律师所在律师事务所将其解聘后,余文生无法代理王全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