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8-01-18

铭记八酒六四案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符海陆、陈兵、张隽勇、罗富誉等四人的呼吁书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符海陆、陈兵、张隽勇、罗富誉等四人的呼吁书

符海陆、陈兵、张隽勇、罗富誉等四人因制作“铭记八酒六四”纪念酒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于2016年5月29日、2016年6月22日、2016年6月9日、2016年6月16日被成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5日,四人被成都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后经成都市公安局两次补充侦查,成都市检察院于2017年3月24日向成都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根据现行《刑事诉讼法》第202条之规定,该案应当最迟于2017年6月23日审理终结并宣判,但截至本呼吁书发出之日,该案在程序上既没有开庭,也没有宣判,陷入长期超期羁押的违法状态!作为辩护人,我们曾多次致电成都市检察院主诉检察官周明伟以及成都市中级法院承办法官伍晓峰,二人答复本案延期审理,但我们认为,本案在没有开庭的情况下并不存在延期审理的情形,况且辩护人均没有收到延期审理的任何书面决定。作为辩护人我们曾多次提醒法院和检察院要依法办案,同时要求成都中级法院要解决我们提出的超期羁押的问题,但是成都中院不仅没有解决我们提出的问题,最近甚至连电话也不接听,致使我们无法与承办人员表达诉求和沟通案情。

辩护人认为,在既无延期审理又无中止审理理由的情况下,本案已经严重超期羁押,根据《关于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切实纠防超期羁押的通知》、《最高院关于推行十项制度切实防止产生新的超期羁押的通知》以及《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部门预防和纠正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案件工作规定(试行)》的有关规定,我们要求成都市中级法院立即对符海陆、陈兵、张隽勇、罗富誉等四人变更强制措施,同时,我们要求成都市检察院立即成立工作小组对此次超期羁押进行专项督查,查清原因,举一反三,强化意识,落实人头,同时对发现的违法人员追究责任。

四人被羁押期间,家庭变故横生,陈兵的弟弟去世,张隽勇的父亲去世,两人均没有给自己的亲人见上最后一面,世间之痛,莫过于此!在张隽勇申请奔丧的时候,没有人怜悯,没有人回旋,公权冰冷如铁,让人不寒而栗。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三人上有老、下有小,三人的妻子不得不承担起繁重的家庭负担,孤儿寡母,其状令人扼腕,稍存良心之人必为之动容,正所谓“一抔黄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寒夜漫漫,转眼又是一年,我们呼吁这个国家善待这些良心犯,他们不仅不是犯罪之人,反而是这个民族最有正义感和良知的一批优秀公民,我们呼吁在鸡年即将到来之际,成都“酒案四君子”能回家过年!这不仅是我们辩护人的呼声,也是他们亲人们的呼声,更必将是所有具有正义感和良知的人们的呼声!我们期望这个呼声能飞越巴山蜀水,传到北京,传到中南海,让它变成现实,让它为中国梦做一个活生生的注解!

符海陆辩护人:冉彤、陈建刚
张隽勇辩护人:卢思位、何伟
罗富誉辩护人:李贵生、龙霖

2018年1月16日


据网上公开消息显示,2016年5月28日中午,成都疫苗受害者亲属符海陆因为制作“八九酒”搞行为艺术被成都警察抓捕。5月29日,符海陆的妻子收到了其被刑事拘留的通知书,称符海陆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分局刑事拘留,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5月30日,其妻子刘天艳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丈夫被刑拘前曾被当地公安警告不可再为毒疫苗发声,但丈夫予以拒绝,妻子相信他被刑拘是受到了报复。2016年6月15日,张隽勇、罗富誉遭到成都警方的抓捕、刑拘,其家被查抄;2016年6月21日,陈兵被成都市警方抓捕,后曾获短暂取保候审,

2016年7月6日张隽勇、符海陆、罗富誉、陈兵四人遭正式逮捕,罪名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2016年11月,四人案件被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2017年2月19日,成都制作铭记八酒四君子遭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其辩护人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当事人在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不构成任何犯罪。

2017年2月27日,成都制作铭记八酒四君子遭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其辩护人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当事人在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不构成任何犯罪,呼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并立即释放上述四人,以体现法律的公正。

2017年3月24日,,因制作“六四酒”遭成都市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四君子陈兵、张隽勇、符海陆、罗富誉案的辩护律师冉彤,龙霖分别接到成都市检察院的电话通知,案件已经送到法院起诉。

2017年4月29日,龙霖律师会见了因制作铭记八酒遭成都市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罗富誉,与其商讨了辩护意见,罗富誉认为自己无罪,要求律师作无罪辩护。

2017年5月19日,成都八酒六四案,关于成都六四酒案陈兵案的89遇难学亲属肖宗友和吴定富、宋秀珍的证言,吴国锋父母表示愿意为陈兵作证。

2017年5月30日,罗富誉妻子高燕、符海陆妻子刘天艳发表声明,认为其的家人是无罪,当局应该立即无罪释放他们。

2017年6月1日,因制作铭记八酒四君子遭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 的辩护律师发表声明, 认为本案“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当局应拿出勇气与担当直面历史,应拿出依法治国的态度还法律的尊严、还社会的有序、还个体的公正。

2017年7月12日,因制作铭记八酒四君子遭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张隽勇获律师会见,透露其通信权受限,无法收到家属信件。

2018年1月16日,辩护律师联名发布呼吁书,要求立即释放符海陆、陈兵、张隽勇、罗富誉等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