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8-01-28

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以涉嫌妨碍公务罪羁押的余文生律师罪名变更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指定监视居住 其住所和办公室遭查抄 其妻子被传唤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8年1月28日,在昨天(1月27日)晚间21时左右,江苏徐州警察到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以涉嫌妨碍公务罪羁押的北京余文生律师位于石景山的办公室和家中,仔细查抄余文生的住所和办公室3个多小时;周日凌晨0点徐州警察带走许艳和查抄物品,整个查抄过程北京警察全程在场。其妻子许艳被带到广宁派出所询问了一夜,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今天下午又带她回到余律师住宅处搜查,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开车送她回到石景山的办公室,余文生律师的罪名亦已经变更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监视居住

下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的记录:
1月27日晚上约9点,家里突然停电,我和孩子准备下楼去物业买电,刚走到电梯附近,从侧面楼栋突然出来很多人,把孩子手机拿走,把我手机拿走,给我看了一下传换证,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许艳传换。然后对租的古盛路的办公室进行搜查,办公室搜查后又对八角的住家进行搜查。搜查现场有徐州铜山区警察和石景山国宝队长等人,共约20多人进行搜查。
在从古盛路办公室搜查后准备去八角住家搜查的中间,楼下停车场,徐州铜山区警察给我一个余文生律师的指定监视居住的决定书,余文生律师的罪名也已经从以前的妨害公务罪变更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监视居住。
搜查后把我带到广宁派出所,我被带到派出所询问室,询问后,又让我到一个房间,三面只有约50厘米宽的长椅,我一直坐在那里,困了就躺在椅子上睡一会。第二天上午接着对我询问。我连上厕所都要有人随身跟着。1月28日约下午1点钟,让我从广宁派出所出来,又要去对我八角住家进行第二次搜查,带走了余文生律师的很多信仰案件材料。搜查到约1月28日下午4点。我约4:10到达家里和我的孩子母亲见到面。当时也见到了王宇律师。
1月28日下午约4点,徐州警察临走时对我说,今天下午或许还可能找我。





2018年1月19日23:00,北京余文生律师在住家楼下遭警察带走已经超过16个小时,其妻子许艳介绍,家人没有收到警方给出的法律文书,不知道余文生是被谁抓走的,也不知道是涉嫌什么罪名被带走的。余文生妻子许艳女士呼吁各界人士给予关注和帮助,

2018年1月20日,在住家楼下遭警察带走的北京余文生律师,其家属收到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拘留通知书[京公石拘通字(2018)000048号]已于2018年1月20日1时将涉嫌妨碍公务罪的余文生刑事拘留,现羁押在石景山看守所。
看守所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古城南里甲1号。

2018年1月25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刑事拘留的北京余文生律师,其代理律师黄汉中到北京市石景山区看守所要求与其会见,石景山看守所前台的郝警察以案件正在办交接为由拒绝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为其存钱亦遭北京市石景山区看守所人员拒绝。

2018年1月2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刑事拘留的北京余文生律师,其代理律师几天来一直遭北京市石景山区看守所拒绝会见,其妻子许艳亦遭新古城派出所警察威胁恐吓不要发声。

2018年1月28日,在昨天(1月27日)晚间21时左右,江苏徐州警察到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以涉嫌妨碍公务罪羁押的北京余文生律师位于石景山的办公室和家中,仔细查抄余文生的住所和办公室3个多小时;周日凌晨0点徐州警察带走许艳和查抄物品,整个查抄过程北京警察全程在场。其妻子许艳被带到广宁派出所询问了一夜,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今天下午又带她回到余律师住宅处搜查,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开车送她回到石景山的办公室,余文生律师的罪名亦已经变更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监视居住


据了解,余文生律师,男,19671111日出生,大学毕业。1999年参加并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20021月正式律师执业,20147月就职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任专职律师。2017712日被迫离开道衡所,成为无所律师。在司法局的压力下,无法找到接收他的律师事务所,因而筹办个人所。2018112日,北京市司法局以余文生律师多次公开发表反对党的领导、攻击我国社会主义法治的言论为由决定不予许可余文生律师设立北京智增律师事务所。2018115日,余文生律师执业证被注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