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8-02-06

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 涉案当事人孙婷婷寻求社会法律援助的公开信

“11.15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涉案当事人孙婷婷
寻求社会法律援助的公开信

“11.15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涉案当事人之一孙婷婷,受案件影响,目前个人收入中断,生活拮据,鉴于家庭贫困,无力承担律师费用,为依法维护自身的权益,现拟在全国范围内公开征求合格律师2名提供法律援助。

1.委托人相关信息
姓名:孙婷婷    性别:女
身份证号:**********  户籍所在地:江苏省
毕业院校:南京中医药大学    学历:本科   毕业时间:2016年

2. 主要证明文件(刑事拘留和取保候审环节相关法律文书,附在文后)

3. 简要案情
孙婷婷2016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后来到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街来穗人员之家工作,该机构主要为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子女提供公益服务,孙婷婷负责为公益活动招募志愿者。同案人张云帆、郑永明、叶建科等人在广州大学城工作,利用业余时间同大学城在校生一起举办校内读书会,并开展“关爱大学城后勤工人”等实践活动。因工作需要在业务上同上述读书会人员产生合作关系。

2017年11月15日,张云帆、叶建科等人在广东工业大学开展读书会,于当晚以“涉嫌非法经营”被番禺警方带至小谷围派出所调查。
2017年11月16日,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将张云帆、叶建科刑事拘留。
2017年12月8日,番禺警方在孙婷婷租住的家中将其控制,并于次日以涉嫌参与“张云帆、叶建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将其刑事拘留。
2018年1月4日,番禺警方将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
2018年1月16日,孙婷婷在个人微博上面向社会公众发布自白书,讲述自己的被抓经过,陈述自己的行为并未触犯刑法,不符合包括“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内的任何犯罪的构成要件,并质疑警方的诸多做法(如无证搜查,无故拘留等)涉嫌违法违规办案。故呼吁全国有良知、有责任担当的律师出手承接本案,担任孙婷婷的律师。

4. 委托事项
1)调查案件事实,搜集相关证据;
2)诉讼环节进行辩护;
3)提起国家赔偿。

5. 合格律师要求
1)富有社会良知和责任感,并有足够的经济能力;
2)具有丰富的类似工作经验;
3)具备较高的司法政策、司法理论专业水平,行业工作资源深厚。

望广大合乎要求的有社会良知和责任担当的律师朋友们踊跃为孙婷婷提供法律援助。
律师信息请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18762156867
微信号:18762156867

附:1、刑事拘留通知书;2、取保候审决定书;3、释放证明书

刑事拘留通知书,2017年12月9日

取保候审决定书,2018年1月4日

释放证明书,2018年1月4日

2017年11月15日,张云帆等人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保安突然闯进教室,教室前后被头戴钢盔的学校保安和治安联防队堵死,警察将负责读书会的部分青年带到派出所,张云帆与叶建科两人因没带身份证件,次日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随后该读书会的学生频繁被校方、警方约谈警告。读书会解散。

根据张云帆和叶建科随后发布的自白书,读书会当时讨论了时事热点问题,如暴走大事件视频下架,言及舆论不自由,期间涉及80年代末的学生运动和工人权益变迁问题。

自始至终,青年的自白书都表明他们所有可能“涉罪”的行为只是组织或者参与校园读书会和后勤工友的文娱活动,这些行为没有触犯刑法,也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规定的“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然而,番禺警方至今也没有公开更多的事实来说明他们究竟有何罪行。

2017年12月5日,警方闯入读书会发起者、大学毕业生郑永明住所,将其带到派出所进行连续审讯,随后将其定为“主谋”,郑永明遭到刑事拘留。

2017年12月8日,晚10点左右,警察闯入读书会参与者孙婷婷的出租屋,在未出示证件的情况下搜查其住所,后将孙婷婷带到派出所,威吓其交代其他成员的情况。次日,警方再次搜查并带走孙婷婷的大量私人物品,当晚对孙婷婷进行刑事拘留。

依照法律规定,刑事拘留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其一,拘留的对象是现行犯(即正在实施犯罪的人)或者是重大嫌疑分子(即有证据证明具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人);其二,具有法定的紧急情形之一,如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犯罪。

且不说对于12月9日已经不在读书会“犯罪现场”“实施犯罪”的郑永明和孙婷婷,警方是否果真有证据证明其是“重大嫌疑分子”,两名青年被抓时也并没有发生刑诉法所规定的“紧急情形”的任何一条。警察仅仅因为系统“只能提交一个拘留”,就给孙婷婷办成了刑事拘留,并且突破刑事拘留期限最高14天的法律规定,让孙婷婷在看守所待了26天之久。

2017年12月15日,警方对张云帆和叶建科的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此期间,张云帆被关在秘密处所。

2017年12月21日,《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在网上公开发布,信中首次向社会披露了张云帆参与读书会“因言获罪”的遭遇,并呼吁公众声援,包括钱理群、孔庆东、于建嵘等在内的多位知名教授学者和大量社会人士参与联署。联名信屡次被删,但联名队伍不断扩大。众多公众号发文呼吁支持。

公开信的发表使得事件逐渐传播开来,引发各界关注讨论。期间,《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其人》等与张云帆相关的信息公开,显示其在校期间成绩优异、热心公益。

联名人数的不断增加、众多知名人士的参与、学生的讨论声援和国外媒体报道形成了巨大的舆论压力,番禺警方原本定为6个月的监视居住在执行14天后就告终止。

2017年12月29日,张云帆和叶建科在14天的监视居住后获取保候审。

2017年12月30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发表文章《言论自由不分左右》,从捍卫言论自由的角度,支持左翼青年张云帆。

2017年1月4日,孙婷婷和郑永明被取保候审。

2018年1月15日,张云帆在其微博公开发布《我给人民的自白书》(点此处查看原文),说明事件原委,称警方强行要求自己交代莫须有的“密谋活动”和“密谋组织”,正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自白书中指出徐忠良、韩鹏、黄理平和女友顾佳悦4人仍被警方追逃,呼吁公众为蒙冤获罪的青年声援,自己已经做好面对危险的准备。

自白书发表后,众多北大学生开始关注该事件,《纪念师兄张云帆》等文章被广泛传播,北大学生们在未名BBS和微信平台和自发建立的微信群、QQ群讨论几名青年获罪事件,还有人为八名青年谱写歌曲,呼唤进步精神和公平正义。但相关内容和群聊一再被封,更有同学因为在树洞表白张云帆被禁言,转发文章的同学被学院老师请“喝茶”等。

在校内外的关注中,人们得知张云帆曾经是北大马会会长,在校期间就十分关心工人状况,曾经发起北大后勤工人状况调研,调研报告因为揭露后勤用工乱象,在当时引起广泛的社会反响,也使得社团遭到了半年的封禁。

张的自白书打消了一些关注者对于事实的顾虑。尤其让人感动的是张云帆坚持自己底层立场和马克思主义信仰的理想主义精神和主动担当、不畏强权的勇气。

此后,其他几名青年的相交者也陆续发文,向社会公众展现了青年们关心底层、坚持理想的价值追求和优良的品行,对番禺警方进行控诉。

2018年1月16日,《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在孙婷婷的微博账号上发布(点此处查看原文),孙婷婷揭露了被刑事拘留前后警方不讲法律程序搜查和抓人、看守所环境和管理恶劣等等乱象,严词质问警方何以能够如此对待一个无辜青年,让自己身体崩溃、丢失工作,承受罪名污点和重大的经济负担。

作为读书会的一名普通参与者和热心公益的平民女生,孙婷婷的遭遇引发了广泛的同情和支持,“孙婷婷”一度微博登上热搜。然而,张云帆、郑永明和孙婷婷的微博账号都接连被封。

2018年1月17日,《“主谋”郑永明: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发布(点此处查看原文),读书会发起人郑永明称将与青年共同面对风雨,争取正义,而自己永远要帮助工人农民获得更好的生活,“死不悔改”。

2018年1月20日,陕西西安有群众在街头集会,高举毛主席像,声讨洛宁拆除毛泽东像事件,并拉出“抗议番禺警方拘压青年学子学习宣传马列毛”的横幅,署名“陕西群众”,以行动为八青年声援。

被追逃的青年之一黄理平的自白书《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发布(点此处查看原文),质问小谷围派出所如何对得起“人民警察为人民”的说法,称“我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错”,警方无法蒙蔽人民群众的眼睛。

徐忠良发布《我不相信广东是国统区》(点此处查看原文),表示愿意解答任何人对其思想状况及在广州的所作所为的疑惑,自己死不足惜,但警方必须给人民一个交代。

2018年1月21日,韩鹏发布《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无罪——韩鹏给父母的信》(点此处查看原文),坚持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无罪,“成千上万的善良的人都在支持我们”。

下午,“左翼21”“社会民主联机”“华人民主书院”等香港左翼和泛左翼团体在香港西区警署门外集会,游行至中联办,手举几名青年的照片和横幅,抗议大陆警方罔顾法律打压左派青年。

“左翼21”还发起了支持几名读书会左翼青年的联署,截至1月25日,已有包括街工勞工組、工學同行、工黨、社會民主連線和支聯會等19个团体、20余个人参与联署。

两次线下行动无疑比舆论声援更有力量,也充分表明此事引起的巨大不满。众多左翼人士肯定青年们是社会的进步力量,表示在号称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的当下中国,居然要抓捕信仰和传播这些思想青年,在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竟然不允许人民说话,这无疑显示出主流宣传的虚伪。

2018年1月22日,张云帆发表诗歌《悼念韩西雅同志》,之后参加了老共产党员韩西雅的追悼会。

2018年1月23日,《我,决不因恐惧而否认——顾佳悦的宣言》发布(点此处查看原文),被追逃的青年之一顾佳悦以“愚公移山,不死不休”致同路人。

同日,广州番禺警方跨省到达江苏沐阳,要求仍在老家休养、恢复身体的孙婷婷,今后每天上午十点到当地派出所签到。

2018年1月24日,广州番禺国保人员跨省到京,与张云帆对话两小时,似对其施压。

《为合理解决张云帆等“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而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的倡议》发布,36名重要左翼人士联名,呼吁热心群众组成“八青年关注团”参与联名。倡议称八名青年无罪,劝告青年到派出所“说明情况”,联名阵容仍在持续扩大,至26日有860余人签名。

2018年1月25日,叶建科《撤销罪名,停止追捕徐、韩、黄、顾》在时代先锋网发布,叶建科详述了事件经过,还说出警方在看守所以“为政府工作”诱导自己,让他以后参与类似活动和警察“打一声招呼”。文末,叶建科表示自己要揭穿虚伪的假象。

2018年2月5日,“11.15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涉案当事人之一孙婷婷,受案件影响,目前个人收入中断,生活拮据,鉴于家庭贫困,无力承担律师费用,为依法维护自身的权益,现拟在全国范围内公开征求合格律师2名提供法律援助。

至今,各方仍在关注八青年事件,不论是主张传播马列毛思想无罪,还是呼吁法制和人权,人们都在寻求最后的公正。

在这件事情里,警方先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拘捕广工读书会参与者,号称镇压所谓“反党反社会”的组织,却无非是制造一桩枉法的冤案,转过头颠倒是非,打扮成地方维稳的光辉事迹。从小谷围派出所的行为和态度来看,为求办案成果和地方政绩,类似的冤屈在当地的官僚系统中大概是不会少的。

这样的冤屈是不可逃避的吗?多么难得,在八名青年这里,假象被击碎了,小谷围派出所的的计划行不通了。先是正义人士广泛联署给警方施加了压力,接着,青年们自己居然在暂获自由的情况下接连站出来,毫不畏惧可能面临的风险,揭露警方的黑暗行为,呼吁撤销罪名,捍卫信仰自由和公平正义。

正是这些字句千斤的自白书让人们看到了不容权力抹杀的真相,更看到了青年们的勇气,这份勇敢终于把人们追求正义的信念凝聚在一起,直指不公。

不论是学生还是社会人士,不论是什么派别,都屡屡发声,不仅是为青年的清白,也是为了理想主义的执着信仰,为了人的自由权利。

但正义之声接连遭受封锁。大量文章被删,账号和群聊被封,“野火跋”等报导该事件的公众号均被屏蔽所有功能,封锁行动越来越快,但警方却迟迟没有正面回应,对其行为作出解释。

至此,我们仍然呼吁当局撤销罪名,还青年以清白和自由,还公义于人民。

在2018年初,几名青年突然进入公众的视野。历经了性骚扰事件、清理人口等多重风波后,在国家权力面前,人们的反抗似乎越来越无力,自由的空间越来越逼仄。可是,八青年和众多正义之士却在这起事件中站出来持续发声,鼓舞着人们反抗强权、争取正义和自由、追求社会进步理想的信念和行动,仿佛这新旧年交接之际点燃在寒冷冬夜的一片火把,汇聚成猎猎光明,把前路照亮。

这样的青年,以及为青年发声的人,正是人民精神的代表,是这个社会公平正义的希望所在!!!